• 注册
  • 查看作者
    • 抽烟被罚(转载)

      我和哥哥都没想到我们会是同城,因为他的资料上写着威海,而我的资料上写着青岛(跟哥哥聊的那段时间,我在青岛实习)。当我知道哥哥被外派到我上学的济南工作刚刚3个月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喜还是忧,但我还是很开心地站到了他的面前。

       

      在那个周二的晚上,我们在温馨的泡沫红茶坊里,我说:“哥哥,既然我们在一个城市里,也就没有必要刻意地去做什么了,希望你能在真实的生活中找到我的缺点和错误,这样的管教更真实,我也比较喜欢。

       

      说这话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有料到真实的惩罚会来得那么快。本来我和哥哥是约好周末的时候一起出去玩,相处一下的,可谁知周四的下午,我们竟然就在山师的一个饮品店里意外地碰了面。当时,他是想进去买份外卖,而我正好坐在缭绕的烟雾里与朋友聊天,当他的眼光落在我手中的香烟上时,我莫名地感到了一阵心悸,再没敢看他的眼睛,也没敢打声招呼。五分钟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哥哥那冰冷的声音像试刑时滑过肌肤的鞭梢,让我一直渴望实践SP的心突然颤抖起来。

       

      “给我跪下!”这是哥哥在我从饮品店里出来一直到他家以后他说的第一句话。“为什么?就为了一颗烟?”我似乎还没从那句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一时间也忘记了我和哥哥的约定,居然就这样不知死活地说出了第一句让我事后颇感后悔的话。

       

      “你说什么?”哥哥被我这句话弄的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就为了一颗烟?哼,这样的话也敢说,看来你还不是一般地欠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跪下!”

       

      哥哥那挂满寒霜的脸终于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可是我从小性格倔强惯了,根本不是轻易害怕的人。“你凭什么让我跪下,你想现在就开始SP的实践吗?我可没同意,我们要从周末才开始呢!再说了,抽烟有什么问题吗?这也算错误,真是大惊小怪!”

       

      “你当这是SP的实践?”哥哥轻笑了一下,可是那笑容我却怎么也看不懂,一种恐惧开始从我的心底蔓延了开来。“那好,谁告诉你我们要从周末才开始的?嗯?如果真要算开始,那么你求我当你的主动的那一天就已经开始了,你说对不对?”

       

      “我,我……”我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开始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你不说SP 我还真差点就忘记了,你不是想实践吗。很好,现在的你倒真是应该好好实践一下!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哥哥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拽着我走到了客厅里的椅子前,坐下后,就要把我往腿上摁。我一下就慌了,拼了命地想挣扎,可是已经晚了,哥哥已经把我摁了下去。而且哥哥很有先见之明的将我的右手反剪到背后,用一条腿跨到我的双腿之上,紧紧地夹住了它们。

       

      因为我的头部下垂,屁股在哥哥的大腿上,腿部又被夹住,结果就摆出了一个完美的SP被动的造型。高高翘起的屁股、初次趴在男人身上等待挨打的屈辱和未知的恐惧,让我不自主地想挣扎,可这时哥哥的巴掌已经雨点般的落了下来。

       

      “啪啪啪……”略带一点沉闷的拍打声就这样在屋子里响了起来。虽然隔着牛仔裤,可我还是觉得好疼,哥哥他似乎一点也没有留情呢。而且哥哥打得频率很快,我又没有闪躲的可能,只能让屁股无奈地接受着痛击。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打疼我了!你这坏蛋!”我心里骂着哥哥的狠心,竟然都不给我一点过渡,上来就让我无法挣扎,可是嘴上还是不肯落下风。可是哥哥不肯理我,只是在听到我骂他是坏蛋的时候停了下来。

       

      我还以为自己的话起效果了,正想挣脱他,谁知哥哥却把我的右半边身子向他的怀里扳了一下,伸手就解开了我裤子上的扣子,把拉链也扯开了。因为我的右手被反剪在背后,竟然一点也无法反抗,可是我意识到了他是要脱我的裤子,心里真的害怕了起来。

       

      “你干什么?你不能……”“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能不能了!”哥哥没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然后三下五除二就将我的裤子褪到了膝盖,他停顿了一下,说:“看你的样子也没必要循序渐进了,不狠狠地打你的光屁股,你就不知道什么叫疼!”说着就把我白色的小内裤也褪到了膝盖。二话不说就抡起胳膊狠狠地打了下去。

       

      “啪!”“啊!”哥哥才打了第一下,我就忍不住叫了出来。打光屁股果然很疼,刚才隔着裤子的时候可是没有这种火辣辣的感觉,我似乎都能感觉到余痛一点点地蔓延开去。

       

      可是还没等我有后续的反应,哥哥的第二巴掌又落了下来。“啪啪啪啪……”哥哥一言不发,只是专心致志地打我的屁股,而我的叫喊声也渐渐弱了下来,一是因为我疼得没了力气,二是我在一波又一波的疼痛中也开始意识到了哥哥这种不发一言的可怕。

       

      我想,只要他肯说一句话,我的屁股也许就有救了。虽然我心里不服气,可是我还是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的,现在我这个样子,咬着牙坚持也是白挨的打。于是,我忍着屁股上火辣又有点发木的疼痛,颤抖着说了句:“哥哥,我知道你生我气了,你要骂就骂吧,这样一直不说话会折磨死我的。”

       

      “哼!你这算是求饶吗?”哥哥听了我的话,停了下来。“那我就让你学会怎么求饶!”说着“啪啪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555……”我实在是受不住屁股上的痛了,低声抽泣起来。“哥,真的好痛,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555……”我终于放下了此时那“不值一钱”的自尊(当然我心里明白是暂时的)。

       

      “怎么?不那么嘴硬,知道该怎么跟我说话了?我还以为你能坚持多久呢,亏你刚才那样理直气壮。”哥哥终于松开了束缚住我的手和腿,把我缓缓地扶了起来。我本能性地想去摸摸屁股,可是哥哥突然大吼一声:“不准摸!”吓得我立刻把手缩了回来。可是哥哥紧跟着又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疼得我呲牙咧嘴的。

       

      “跪下!”哥哥在椅子上坐好,对我命令到。我迟疑了一下,可还是慢慢屈身跪下了。说实话,我从小都没给人下过跪,只在拜祭去世的爷爷奶奶时跪过,还很快就起来了。像现在这样,光着屁股在一个男人面前下跪,简直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而膝下的地板似乎也在嘲笑我的狼狈,将那特有的痛和麻木慢慢地输送到我的身体中。

       

      “你自己说说吧,刚才我为什么打你屁股。”“因为我抽烟……因为我跟哥哥顶嘴……因为我不肯跪下认错……因为……”我边说边偷看哥哥的脸色,可让我害怕的是,哥哥的脸色一直都没有缓和,只用那种严厉的眼光盯着我瞧。

       

      我越看心里越毛,可是我真的想不出什么他打我的理由了。“哼!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不,不用了!”听着哥哥那毫无温度的声音,我的心又一次紧了起来。“我还不该把哥哥的关心当成SP的游戏……”我低声地喃喃道。“这可是我最后能想起来的理由了,如果再不是,我就死定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暂且算你答对了吧。我问你,知道自己错了没有?”“知道了。”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下次不敢了,以后一定改!”我赶紧保证道。“就这些?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自己说,应该打多少下屁股?”

       

      “???刚才不是打过了吗?”我一脸疑惑。“你觉得那就是对你所犯错误的惩罚?看来我还是打少了啊,竟然让你连这么简单的反省都没有。告诉你,刚才那只是对你的热身,让你知道应该怎么对我说话,正式的惩罚还没开始呢!这样吧,因为你是第一次挨打,所以我也不熟悉你身体的承受能力,今天就不定具体的数目了,就打到你承受的极限吧。相信痛到极致可以给你个不错的教训,也算是送给你的见面礼,省得你以后以为我脾气好,不懂规矩!”说完,哥哥就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痛到极致……”我被哥哥的话震得脑子一阵发懵,又联想起了以前看过的SP小说,心里差点就给自己放了哀乐。

       

      “磨蹭什么呢!还不过来!”哥哥站在卧室门口冲我喊道,手里还拿着一条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变出来的的皮带朝我挥舞了两下。我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心里只好不断安慰自己只是我看错了。我忍着屁股上的疼扶着哥哥刚才坐过的椅子站了起来,想了想还是咬牙把裤子给提上了,厚实硬挺的牛仔裤一碰上我的屁股,我就感到了一种肿胀的疼。可是没有办法了,我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就这么光着屁股在一个房间里走来走去,更何况膝盖上的酸痛感还要让我一瘸一拐的。

       

      慢慢悠悠地磨蹭到了卧室门口,就看到屋里有个宽大的席梦思床,床的中间放了一个奇怪的圆柱体“抱枕”。说它奇怪,是因为我从没有见过皮质的抱枕,而且它很高,大概有二三十公分的样子,长度却只有寻常抱枕的一半。哥哥看见我还站在门口发愣,用手里的皮带在我眼前挥了挥,对我说:“快点,跪到床上去!”

       

      我这才看清楚了哥哥手里真的是拿了一条皮带,就是男人们平常穿裤子用的那种,大概三四公分宽,一面光滑一面毛糙,直看得我心里哆嗦。心理最后的一丝侥幸就这样被无情地打破了,我暗自叹了口气,爬上了床。哥哥让我跪在那个“抱枕”后面,伏身下去,身体跨过抱枕,用手撑在抱枕的前面。就这样我跪趴在了床上,而抱枕横在了我的身子下面。

       

      我这才发现抱枕的高度就在我小腹下十公分左右处,而且透着丝丝凉气,一点抱枕应有的温馨感都没有。“咦?谁让你把裤子提上去的?”哥哥这才发现我的小动作。“算了,看在你是个女孩子的份上,给你留点面子,随你便吧,不过最后都是一样要脱下来的。但是,像这样擅自做主的事情如果以后再发生,定不轻饶!”

       

      说着,哥哥走过来又把我的裤子褪到了膝盖,再然后是内裤。虽然哥哥的语气很严厉,但是他动作很轻,大概也是觉得牛仔裤比较硬挺,又有弹力裹在屁股上,怕我会很疼吧。“把屁股撅起来,撅高点!”哥哥命令道。我努力地把屁股撅到最高,咬着牙不让眼泪滑落。用这样难堪的姿势把光屁股曝露在空气中,还要等待挨揍,相信任何一个女孩都会因此感到屈辱吧。

       

      与此同时,我的脸也渐渐烫了起来,只是我怎么总觉得这不是因为自己害羞,反而像是因为自己真的要正式进入SP的实践而……期待或者激动呢。“既然你那么不听话,总想体验SP的实践,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皮带炖肉的厉害,看你以后还有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还敢不敢不听话!”哥哥的话音刚落,手中的皮带就已抡圆了向我的屁股飞来。“啪!”一声格外清脆、响亮的声音在我的屁股上响了起来,我只感到一种结实、野性的疼痛烙在了我那光溜溜的屁股上,我的身子一颤,不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怎么?才刚开始就怕了?刚才你嘴硬的时候怎么没怕呀?你别心急,我们一会就知道是你的嘴硬还是你的屁股硬了!”说完,哥哥就毫不留情地抡起了皮带,狠狠地抽向了我的屁股。“噼啪噼啪噼啪……”哥哥的每一下都结结实实地抽在了我丰满的臀峰上,我疼得浑身颤抖起来,却死撑着没有开口求饶。

       

      “让你嘴硬!”“让你还敢抽烟!”“让你不以为然,不服管教!”“让你顶嘴!”哥哥一边大声训斥我,一边加快了抽打的力度和速度,而且似乎越打越不解气,抽打的范围逐渐从屁股的中央扩展到了屁股的全部。而这个时候的我,已经疼得忘记了自尊和骄傲,开始大声地哭喊求饶。

       

      “啊!好痛!我知道错了!”“啊!哥哥,我再也不敢了!”“啊!我的屁股受不了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就这样,哥哥的训斥声、我的求饶声、屁股被抽打的声音,和着皮带划破空气的呼啸声,在屋子里回荡了起来,让我想起了SP小说中常提起的“交响乐”。

       

      可是,我却不敢太过闪躲,因为我似乎总感觉到身后哥哥的眼睛像一副绳索紧捆着我的手脚,让我无法逃跑。我只能不停地晃动屁股希望可以尽量的减轻皮带抽打的力度。只是,屁股这样的扭动好像更激起了哥哥惩罚我的想法,落下来的皮带越发的让我无可躲避。就这样,哥哥足足抽了我有百十来下,直到我浑身是汗,实在支撑不住趴在了身下的抱枕上才停了下来。

       

      哥哥走到我的身旁,看了看我的屁股,还拿皮带在上面摩挲了一下,这让我的屁股不由地颤抖了一下。

       

      “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别再打了,我以后一定再也不敢了!”我边哭边向哥哥求饶。“现在知道承认错误了,早干什么去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刚开始用手打你屁股的时候,你的求饶都是假的,其实心里一点也不服气。现在,皮带总算教给你怎么认错了吧?说!服不服气?该不该打?”

       

      “该打!哥哥打得一点都没错,静静口服心服!”我低着头心虚地说着。“那好,既然你知道错了,这顿打就没白挨。因为你是第一次,屁股还不是很经打,这次就饶过你了。不过,我说过,你不听我的话非要实践SP,我就要你为此多付出一些代价。而且,我也说过要让你痛到极致,不能食言。所以接下来我还要继续抽打你的屁股100下,也算是给你立立规矩!你服不服?”

       

      “我服(废话,我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说不服纯粹是自己找揍)。可是哥哥,我的屁股真的好疼,可能经不起再打那么多吧?”我心怀侥幸地小心求饶,我知道这个时候要小心翼翼地探口风才行,否则很容易就会给自己招来“伤身之祸”。“这个不是你来操心的,打多少、怎么打,我心里都有数,你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撅好屁股才能让我的皮带满意吧。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打破的,如果你实在承受不了了,我可以允许你休息一会。但是,数目是一点也不能少!(听到这,我差点没晕死过去)而且你身下的这个垫子,也可以防止你受伤,你就什么也不要担心,乖乖地撅着屁股挨打就行了。”

       

      听到这里,我才发现,原来身下垫着的这个抱枕一样的东西,里面不知填充了什么,竟然很是硬挺,就是现在趴在上面,也把我的屁股垫地很高。我一阵眩晕,知道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又看到哥哥已经站在了身后,只好无奈地又爬了起来,把屁股撅好。我想,现在我的屁股一定肿得很厉害了,因为那种又痛又木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的屁股似乎有以前的两个大。

       

      “从现在开始,我每打一下,你都要大声报数,并且说出你犯了什么错,数错、没数都不算,明白吗?”“是。”我无奈地应了一声,心里却已经把第一个发明挨打的时候还要报数的人骂得狗血淋头了。

       

      “啪!”皮带抽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只是这次有种格外沉重、缓慢的感觉。“一!”我咬着牙报出了数,痛得额头都渗出了汗滴。皮带抽打在了原来打肿的地方上,好像嵌进肉里去了一样,让人觉得痛入心扉,我的屁股都哆嗦了好几下,腿也有些发软。

       

      可是,预想中的第二下并没有如影相随地抽来,而是在第一下的痛楚快要慢慢散尽的时候才重重地落到我的屁股上,让我的屁股又一次抽搐起来。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刚才觉得第一下抽打有种沉重、缓慢的感觉了,原来哥哥以前那种快节奏的抽打纯粹是为了现在的抽打做铺垫,因为屁股已经在层层痛楚的叠加中变得红肿、敏感,而现在这种缓慢的抽打就是要让原来的痛苦加倍,并扩散到神经的每一个末端。

       

      “二!我不该抽烟!”“三!我再也不敢了,求哥哥饶了我!”……“起来!重新跪好!把屁股撅起来!”在这100下的惩罚过程中,我不知多少次痛得撑不住而趴在了身下的垫子上,浑身大汗淋漓。而哥哥总是在确定我的屁股还能再打的时候将我喝斥起来,继续无情的抽打。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过这100下的,只知道挨完的时候我已无法哭出声来,只知道重复着那句“我再也不敢了!”

       

      ……事后,哥哥仔细地给我的屁股擦了酒精,帮助屁股挥发余热,还给我温柔地按摩。他心疼地对我说:“静静,你怎么就那么犟呢,就这样你也敢去实践SP,如果碰上手里不知轻重的人,实在是太危险了。其实,如果你不是把我对你的关心想成了我故意找茬要打你屁股,我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的。唉!你实在是伤了我的心”我迷迷糊糊间听到哥哥这样说,心里也是很难过,是啊,哥哥是对我真的关心呢,我怎么可以那样想他,真的是太不应该了。自那次受罚以后,我下定决心以后要好好听哥哥的话,不再伤他的心。并发誓以后再不抽烟,否则就让他打烂我的屁股。哥哥很欣慰的笑了,他说:“静静,没想到皮带对你有那么好的效果呢!看来以后,它会是你的亲密伙伴的。”我,无语了……看来我今后的日子还有挨了

    • 0
    • 0
    • 0
    • 35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