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58 内容:1798

    《红莲之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9
    • 原创
    • Lv.1

      1.鉴于原小说板块不再允许发布内容,本作品之后将在原创板块持续更新。

      2.之前更新过的章节(共12章),将在原创板块重新发布一遍,因此造成的资源占用望大家见谅。

      大漠西风,滚滚黄沙。漫步在戈壁滩上,余韵将成片沙丘一览无余,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疲惫之色,距离她初次踏足这片沙漠,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半个月前,她的小师妹杜灵儿突然在赤漠州地界神秘失踪,据宗门调查,最后见过她的人是在这片无极沙海外围开客栈的老板。听闻此讯,余韵的师尊——落月宗现任掌门杜彩云担忧爱女恐遭不测,当即尽遣门中所有精锐弟子,来到这片无垠的沙漠搜寻杜灵儿的下落。烈日当空,汗水渐渐浸湿余韵的裙衫,勾勒出窈窕的女子身段,她举目眺望远处,沙海与天空交际处隐隐可见其他同门搜寻的身影,提了口气,稍微振作精神,她握紧长剑继续向沙漠深处走去…

      “师姐!救命!别走啊,师姐!”就在余韵身后的十丈远处,一处虚无空间的地牢里,浑身已经不着寸缕,被紧紧吊缚在地牢顶上的杜灵儿,正不断朝她喊出无助的呼救。“呵呵,你放心地叫吧,她是不会听到的。”在她身旁,一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淡淡嘲弄道。如他所说,余韵的步伐没有任何变化,继续稳步朝前走去,还不时扭头观察几下,似是在寻找师妹的下落。望着余韵渐渐走远的身影,杜灵儿娇美的容颜上充满绝望,男子托起她白皙的下巴,冷笑道“这座芥子殿,有芥子纳须弥之效。尽管的内部空间十分广阔,可从外面看,却只有半粒沙尘大小而已。所以,”他的脸上掠过一抹残忍的笑意,“别指望有谁能来救你!”说完他手掌抚到杜灵儿胸前,握住那只娇滴滴的软峰,坚硬的手指捏住粉红的乳尖,狠狠拧动起来“啊!啊啊…”杜灵儿高高甩起头,惨叫声从嘴角溢出,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汗水从额头上渗出来,顺着脸蛋滑向她雪白的鹅颈。“啊啊!啊啊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啊啊啊啊!..”…男子足足拧了半柱香的时间,在他松开手的那一刻,杜灵儿像被断开发条的玩偶般垂下头,虚弱地娇喘着气,两粒原本樱粉的乳头已经高高肿胀起来,鲜艳地挺在胸前,早就布满淡红鞭痕的白嫩玉体上挂满惨兮兮的汗珠,整个人如同虚脱般,被吊在空中微微摇晃。“知道没人能来救你了,也还是不打算说吗?”男子顿了顿,看向好似死鱼般沉默的杜灵儿,凌虐的眼眸下流露一丝寂然,随即他咬咬牙,朝身后一挥手,“子奴丑奴,继续用刑。”说着转身走出了房间。“啊!啊啊!…”随着两道身影从他身后的阴影里迈出,房间里再次传出杜灵儿凄惨的叫声…

      Lv.1

      离开刑房,男子握紧双拳,闭上眼,锁住的眉宇间露出压抑不住的愤怒。直到气息稍作平整后,他才缓缓睁开双眼,沿着楼梯回到卧室,从房间的机关墙上取出一块镶嵌的石砖——师父消失前留下的唯一物件。顺着这上面的线索,他已将仇敌一桩桩寻去,却始终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一股无名火在胸中翻腾,过往的种种回忆也随之涌上心头...他自幼无亲,在五岁那年沿街乞讨时遇到了一位老者,老人主动收他为徒,为他取名凌风,教他修行,待他也亲如家人。凌风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在老人指导下进步神速,终于在他十九岁那年,突破到了金丹境——许多人毕生都难以达到的境界。也就是那一年,早已金丹后期大成,寿元无多的师父,决定冒险去阴阳界采集灵药:一种传说中能助人突破到那个无敌的、超脱生死的元婴境界的灵药,可自此后就杳无音讯。凌风本以为师父陨落在了阴阳界中,可当他来到阴阳界口,多方打听,才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师父当年已经采到了灵药,可在返回途中却突然遭到大量金丹强者联手偷袭,最终在围攻下遗憾身陨,灵药也落入他人之手。想到这里,凌风暗暗握紧了拳头,这五年来,还尚未在大陆扬名的他躲在暗处,将能够确认身份的当日偷袭者一一擒获,镇压在这座芥子殿中,可无论他怎样审问,至今也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线索...

      “阿风哥,又在想事情啊”身后传来娇嫩的嗓音,打断了凌风的思绪,一双素手不知何时环在了他的肩上。凌风转过头去,见到少女娇艳的面庞:柳嫣,师父的义女,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如此近距离的对视,凌风不禁目光微愕,心道这丫头不觉间竟已出落得这般动人,容貌清纯眼眸妖冶,身段也越发标致,逐渐露出了祸国殃民的潜质。凌风吸了口气,岔开话题,喃喃道“嫣儿,你说..会不会咱们耽误了太久,师父他已经不在人世了。”柳嫣神情顿了顿,松开环住他的手,轻轻抚摸黝黑的石砖,臻首微摇,笃定道“不会的,这石砖中的魂火虽然摇曳,但却始终没有熄灭,就说明父亲一定还活着。”凌风点点头,下意识挺直腰,接口道“可魂火如此奄奄一息,也说明师父状态堪忧,极可能只剩下半道残魂。”“在当年的偷袭现场,能够将父亲残魂护住这么久的,就只有那株他刚采到的灵药了。”柳嫣展颜一笑,甜得仿佛能勾走人的心魄,“所以咱们只要找到它,就一定能找到父亲!”少女明亮眼眸里散发出的希望神采,璀璨如星辰。

      回复
      Lv.1

      柳嫣在说这话时,并没察觉到凌风神态里的异样,她简单坐了会儿,就回自己房间继续修炼去了。她走后,凌风也悄悄出了房门,再次只身返回到地牢——整个芥子殿最神秘的地方,除了凌风自己,连柳嫣也不被允许踏足。地牢设为三层,第一层是几间偌大的刑房,此刻其中一间里,还在不断传出杜灵儿带着哭腔的惨叫声,她的两条腿已经被大敞开,赤裸的身体随着皮鞭落下而不知羞耻地疯狂扭动,身下聚起一滩淡黄色的水渍,显然已被刑讯手段审到失了禁。不过凌风这次并不是来找她,他绕开刑房,沿着楼梯下到二层:入眼是一座座精钢玄铁打造的牢笼。每个笼子里,竟然都关押着一名近些年来失踪的,在外界声威赫赫的高手:雪霄阁长老苏清秋,玄阴教圣女莫如霜,青灯寺住持轻云神尼...全天下加起来也才堪堪上千人的金丹高手,竟然光在这里就被囚禁了十几位,而且个个衣衫残破,体态憔悴,见到凌风的目光划过来,她们纷纷挡避自己的身体,眼神或羞耻、或畏惧、或愤恨,却唯独不敢与他对视。凌风淡淡扫视过人群,目光最终停留在角落里,一个全身蜷缩,却仍不掩面容华丽的贵气女子身上,牢笼上的木牌羞辱性地刻着她的名字:凤白樱。凌风单手遥遥一招,关押凤白樱的牢笼大门“啪”得敞开,衣不蔽体的紫发少妇就被气流挟旋着从里面倒飞出来,滚落在凌风的身前。他伸手拎起身体有些颤栗根本不敢抬头看他的凤白樱,没再理会其他人,转身带她向第三层迈步走去。


      回复
      Lv.1

      凤白樱瑟瑟发抖地打量着样式奇怪的地牢第三层,这里异常整洁,牢房中央的地面高高隆起,宛如一方祭坛,中间立着几张刑架,周围墙壁挂满了让凤白樱光看着就后背发凉的工具。地面上刻画着奇异的图案纹路,在八个角落里,还各自摆放着形似香炉的青铜器皿,整个房间透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凌风一步步走上祭坛,将有些瑟缩的凤白樱扔在地上,转身拿起一条皮鞭,边摩挲着鞭尾,边不带感情地开口道,“凤二小姐,例行审问的规矩都忘记了?看来你这半年在地牢里什么也没学会啊。”凤白樱打了个寒颤,如果是以往,她已经开始乖顺地脱衣服了,可这次,她凭直觉感到有些不太对劲,对自己审问的地点不再是刑房,周围连一个狱奴都没有,脸上写满来者不善的凌风...看着他犀利的目光,凤白樱越发怀疑自己今天凶多吉少,身体竟痴痴地僵在原地。“哼!”凌风冷哼一声,大袖一挥,翻涌的气浪顿时将凤白樱身上的残衣震得粉碎,露出里面大片赤裸的白花花肌肤,皮鞭沉沉坠在空中,随着凌风猛地发力,腰身带动手臂挥舞,皮鞭飞速甩向凤白樱的玉臀,啪!!狠狠落在她的臀肉上,掀起上下两层臀浪,“啊!!”凤白樱突地叫出声来,丰满的屁股蛋一阵摇晃,两瓣臀肉死死夹紧,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撕开了一样,一道火红的条形烙印随之出现,露出密密麻麻的细小血点,和她白皙的皮肤形成强烈反差。“呼..”她大口喘着粗气,臀肉好久才缓缓松开,声音颤抖着喘息,啪!!“啊!!!嘶..”又是一鞭落下,凌风毫不留情的甩动着皮鞭,啪!!啪!!“嗯啊!..啊嘶啊!..”一鞭接着一鞭,凤白樱臀上的脂肪被抽得左右颤抖,雪白的身体在羞耻和疼痛下逐渐变得绯红...

      几轮皮鞭后,见凤白樱依然什么也不肯说,凌风渐渐失去了耐心,抬手挥出一道真气,打进祭坛里,顿时无数道朦胧的黄光从坛底射出,照在凤白樱身上,同时四周的墙壁上,几道漆黑的铁链也直直朝她飞卷而来。凤白樱瞥见那飞来的铁链,心中一颤,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缠住四肢,拉倒在地,被迫摆成跪地撅臀的羞人姿势。眼见怎样挣扎也动弹不得,她羞得俏脸通红,想自己原本金枝玉叶,贵为凤家二小姐,从小天资卓绝,将来本极有可能继任家族下一代族长,届时就能成为整个大陆最有权势的几人之一,可如今却被这无名强人掳掠至此,隔三差五便审讯蹂躏一番,受尽无数的疼痛与屈辱,想到这,她就恨得咬牙切齿。

      回复
      Lv.1

      凌风没让她等待太久,拿起一根由坚硬厚重的玄铁竹制成的硬尺,嗖!——地一声划破空气,啪!!尺身抽打皮肉的声音随之响起,“哇啊!..啊!啊..”才一下,凤白樱就发出一道非人的惨叫声,整个娇躯剧烈地颤动。她绝望地发现,在刚刚那层黄光照射下,自己体表的护体真气竟然在飞速地消融。心道难怪凌风今日要在此用刑,此刻失去护体真气的阻隔,她凤白樱的皮肉强度已经与寻常女子一般无异。面对这满屋刑具,再无半点金丹境高手优势的她,如何能熬得住,单单一尺下去,就已让凤白樱心头倍感绝望,啪!啪!!“啊噢!..呃啊啊!..”只见竹尺不疾不徐地朝她臀峰落去,红肿的臀瓣上随之不断多出一条条颜色更深的尺痕,啪!!啪!!“啊啊!!..嘶噢!!..啊..”不过短短十几息时间,原本娇嫩白皙的臀峰上就已是一片红檩,“啊!...啊呀!嘶..哇啊啊!!”凤白樱四肢均被锁链扣住,连挣扎也动弹不得,只能扯着嗓子发出凄惨的号叫。啪!啪!!...又是十几记竹尺落下,凤白樱两团臀峰已经渐渐泛白,几乎就要破皮渗血,她已疼得粉面扭曲,香汗淋漓,身体随着竹尺的节奏,娇首甩起又垂下,玉手握拳又张开,玉足蜷缩又伸直,看上去好不可怜。“说,还是不说?”凌风冷峻的声音响起。凤白樱颤抖着,浑身都被交叉的锁链压住,她只得俯身抬头,扭腰撅臀,朝凌风哭叫道:“公子!饶了我吧,小女子当真不知啊!求公子..啊!!”

      凌风一言不发,但行动已表明了态度,只见他挥起手的频率明显变快,竹尺呼啸着,朝那两团酥嫩的软肉上不停抽去,啪!啪!!啪!!“啊啊!啊公子饶命啊,我”原本凤白樱这些时日来熬刑,已被刑讯出了一些本能的反应,比如两瓣臀肉刚听到破风声便会紧紧绷住,夹紧臀沟,啪!!然而此时,凌风一记带着怒气的狠厉竹尺就让她的准备轻松形同虚设,两瓣臀肉被抽得肉浪滚滚,夹紧的臀沟也自然分开,粉嫩的后庭和幽穴不知羞耻般让人看个真切。凤白樱从小养尊处优,臀部自然丰满圆润,此刻整个娇臀都被覆盖上了紫红,尺檩纵横交错,交叠处肿胀得更高,颜色更深,整个屁股宛如一枚熟透的柿子。啪!啪!!“哇啊!!..呃啊..”渐渐地,凤白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扯直了嗓子惨叫,等到凌风抽毕,她的整个屁股都已布满了尺痕。凤白樱垂头啜泣着,她的臀部已经是大片青紫,竹尺这番抽打在早已肿胀的红檩处,臀肉变得如发面团般肿胀更甚,疼痛更是远超她以往熬刑的极限,她叫得喉咙都嘶哑了,泪水覆盖住整个俏丽的面颊,发丝根根贴在细额上,模样好不凄惨。

      凌风心中其实很焦躁,他不曾想这个身份尊崇,最有可能知晓秘密,表面也看似娇嫩金贵的女人,竟然会如此顽强。在心中暗自斗争一番,咬了咬牙,他决定行一步险棋。只见凌风扔掉铁竹尺,淡淡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抓来那么多人,每天是白审的吗?你觉得我迫切需要你的线索?但其实,我心里早已有了一个答案,只是需要你来为我验证而已。”凤白樱浑身一颤,赤裸的身子下伏得更低,可如果凌风此时能看到她的眼睛,就会发现那双美丽的眸子里,往些天的畏缩恐惧软弱等等苍白的情绪都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坚毅的泪水,是一抹对未来充满野望的神采。“哈哈哈,”凌风突然大笑起来,“还在坚守效忠家族吗,做你一族之长的美梦吗,那我宣布,你——”他降低了几分声音,“你的幻想到此结束了。”说完他转身就朝地牢三层的入口大步走去,“二层关着的那些金丹强者里,总会有人愿意为我验证的,至于你,错过了机会,你已经没有价值了。” “你那些受刑的画面被我录进几十颗留影珠里,我会把它们散到黑市上,放进天机楼里,甚至送到凤家门口去...你可以一辈子都待在我这里,但你美丽的身影,将会流传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哈哈哈——”凌风步伐虽缓,但走得十分坚决,尽管他的留影珠这些年来早就用光了,尽管他根本就没有天机楼的牌令,但此刻他清楚,自己绝不能,绝不能露出哪怕半分的犹豫。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凤白樱眼眸闪动,难看的脸色不断变换,怀疑焦急绝望恐惧...种种真实的情绪不断交替,极度紧张压抑的氛围里,地牢竟维持出一种诡异的宁静,只有凌风嗒嗒的脚步声,在提醒时间的流逝。终于,就在他即将迈上地牢最高的那级台阶时,一滴清淡的泪水划过凤白樱的眼角,“等一等。”凌风的脚步应声而止,凤白樱眼睫颤抖着,呼吸都有些难以平稳,她嘴唇翕动,狠狠深吸一口气,尽可能保持平淡的语调,轻声道:“当日暗中召集众人,袭杀拜月老者的是...梵天宫大长老——姬琼。”

      回复
      Lv.1

      走出地牢,回想刚才的过程,饶是凌风也不由暗道惊险,若是凤白樱最终顶住他的威胁和试探,那他那道既能明处剥人真气,又能暗里侵蚀意志,堪称刑讯神器的化神黄光想要再次凝练成形,就又要等到半月之后了。更关键的是,以凤白樱的背景身份,确实堪称是凌风关押的所有俘虏里,最有希望知道他师父失踪当日诸多细节的那个人,她的顺从,将给自己带来许多额外的线索。“姬琼。”喃喃着这个令大陆上许多强者望而生畏的名字,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才终于确认的名字,凌风开始思考他的下一步计划。但他不知道,此时在遥远的大陆南方,针对姬琼,另一个计划早已开始实施了....

      昨夜,江宁州 淘沙湾。靠近南端的一处渔村里,迎来了几位神秘的不速之客。尽管来者全身都裹在黑色斗篷中让人看不清容貌,可仅是举手投足间流露的气质,就让老实本分的渔民们知道这些人绝非寻常人士。“小姐,您真的决定要出海吗?还请三思啊。”一位身形有些佝偻,语气像是贴身仆人的老妪,对着前方的那道倩影,颔首问道。少女撇撇嘴,清丽的嗓音从斗篷中传出,“我们这次赶过来,不就是为寻找那个传说中的地方吗,有什么好三思的。”——老辈人流传,在汪洋大海的深处,有一座叫做流云岛的岛屿,数百年来始终于茫茫大海之中漂荡,岛上奇珍异兽众多,也因此猛兽横行蛇虫无数,只有修士方能居住,于凡人而言凶险万分。但近日,竟有流言称这座传说中的仙岛已经开始频频现世,而地点,就在这淘沙湾海域的远海中!“雪儿小姐,大长老只让我们陪您四处游历,没允准我们带您涉险。”在老妪身旁,一位体型魁梧的壮汉也开口相劝道。“哎呀周叔——”少女的语气有些撒娇,“出个海会有什么危险,况且如今仙岛出世,各方势力不久必会参与争夺,我们若能在此捷足先登,也是为姐姐立下大功一件啊。”她转过头,冲男人眨了眨眼,“何况不是还有您在嘛,实在寻不到仙岛,我们也定能平安回来。”被她称作周叔的男人状若沉默,随即无奈一笑,点了点头算是表示同意。少女不禁大喜,“那我们今夜就出发,争取早去早回!”她并没看见,男人转过身去的脸庞上,流露出的那一抹复杂神色。

      数百里之外,流云岛。岛中心的高阁中,一男一女正相对而坐,虽煮茶品茗却神情凝重。“师兄,您要等的有缘人似乎快来了。”眉目清丽的青衣女子轻声开口道,旁边稍年长些的,云眉星目的紫袍男子也微微点头,目光随之远眺岛岸,熹微星光闪烁的夜色里,海潮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整座岛屿如茫茫海域中的一叶摇篮,静谧且安详。而更遥远的海面上,原本宁静的大海此时却已被搅动得天翻地覆,雷声大作,闪电交加,怒涛阵阵,浪潮滔天,似乎在预示着一场杀劫的即将到来。

      狂风呼啸,巨浪滔天。一整夜的惊涛骇浪后,第二天,就在凌风刑审凤白樱的同时,千里之外的流云岛上,浑身疲软的姬如雪正从一处陌生的房间中缓缓醒来,屋内淡雅的熏香飘进鼻腔,她微微摇晃脑袋,努力想要回忆起什么,“你醒啦?”在她的床边,一名侍女打扮的女孩探出头问道。“我在哪..”姬如雪的语气有些虚弱,她只记得自己昨夜在滔天的巨浪中昏迷,再醒来就已经到了这里。侍女回答道“这里是流云岛,姑娘是晕倒在浪涛中后,被我家岛主救回来的,” “流云岛..”姬如雪神情愕然,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之间,竟然真的找到了这处仙府。

      “岛主说了,姑娘既然能来到这里,就是与流云岛有缘。而且,”看起来不过豆蔻年纪的侍女有些兴奋“岛主说这些时日,我可以带姑娘在岛上随意走动,增加您对流云岛的了解。”...“平日里,你们都不能随意走动么?”漫步在海岛之上,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的姬如雪伸了伸懒腰,随口问道,“当然不能啦,流云岛上规矩森严,像我们这些下人,平时都只能在自己负责的区域活动的。”她身边,名为碧云的侍女回答道。“那如果犯了规矩,会有何后果?”碧云吐了吐舌头,俏脸有些发红,“这个..流云岛传承千年皆依古制,小姐您应该知道..古时女子犯错会被如何惩罚吧。”姬如雪闻之娇颜一赤,也不继续深究这令人有些羞赧的话题,而是转过头继续领略起岛上的迤逦风光:与传闻中所说完全不同,流云岛上并无洪水猛兽,反而是山清水秀,沃野横流,岛中的建筑也都典雅格致,依山而建的楼阁交错差互,一副清丽的世外园林景象。“对了,不知我的那些随从亲眷们,可有下落吗?”听到这话,碧云垂下头,语气有些失落道“除小姐您外,我们还在海滩上发现了几具遗体..至于其他的生者,尚还在继续寻找。”姬如雪闻言神色黯然,有些伤感地点点头,“嗯..有劳诸位了..”

      与此同时,在岛中央高阁内的密室里,一青一紫两道身影正端坐在上首,若是姬如雪看到此刻与他们对话的人,定会大出所料——正是那先前她口中十分信赖的“周叔”。“陆岛主..当年救命之恩,周宪今日..也算是还清了。”坐在下方的男人双手抱拳,头颅低垂,神色十分复杂。那名清逸俊秀的青衣女子,也就是流云岛的当代岛主陆寒绫,则浅笑一声道,“周兄言重了,什么救不救命的,”旋即她语气一冷,面容依旧带笑,声音却冰寒道“大不了,今日我再拿回来就是。”

      回复
      Lv.1

      说罢陆寒绫单手遥挥,气浪自掌心翻涌而出,虽不见兵刃飞来,周宪却就这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她再一挥手,人就被传送出了密室,自始至终,身上都未见半个伤口。见状,她身旁的紫袍男子眉头微皱,“寒绫!”男子平日古井无波的脸庞上浮现出怒容,“怎又无端胡乱杀人!”见他开口,陆寒绫脸上的冰霜迅速褪去,恢复成那副只有在眼前男子面前才会露出的少女模样,讪讪解释道,“师兄息怒,不过是一道‘长眠诀’罢了,并未真取他的性命。”说着她又补充道“再说了,此次被引诱来的梵天宫一行,除开那小丫头是我们的真正目标外,其他人本就是都要被灭口的啊。”“你...”听到这番话,紫衣男子眉角猛抽,“你..你!我陈玄不过是想续命而已,你若为此事无端枉造杀孽,我又有何面目苟活于世!”见他言辞严厉,陆寒绫心头一慌,知道自己这师兄素来宅心仁厚,这下是真的动了怒气,赶忙伏下身子,用认错服软的语气温声细语道,“师兄息怒,是绫儿考虑不当,师兄莫要动气,千万当心身体,别扰动了体内的那股瘴气...”“师兄若是责怪绫儿处事不周,绫儿也甘愿受罚...”此时如果有外人在场,看到流云岛主这副一半惶恐一半关切的样子,恐怕很难相信:眼前名为陈玄的男子,竟然是个体内毫无真气的普通人。

      看着眼前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陈玄神色复杂,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哪怕是孤悬海外的流云岛,也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安静祥和。自从数年前陈玄自己身中邪瘴,一身真气被蚕食殆尽后,陆寒绫就成了岛上他们这一脉仅剩的金丹境强者,这些年来她独挑大梁,镇服岛上其他几股支脉,打压那些蠢蠢欲动的念头,也因此渐渐形成了手腕强硬、气质狠辣的行事风格。唯有在陈玄面前,才会露出本应属于她的少女模样,“唉..”陈玄收回思绪,叹了口气,语调有些严肃道“梵天宫剩下的那些人,你真都全部杀了?”陆寒绫娇颜一滞,黛眉低垂,旋即低喃道“嗯..已经全杀了..”她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是欲言又止。 “...”陈玄呼出一口浊气,竭力抑制跳动的眼角,沉默良久,才沉声道,“走,跟我去家法室。”

      默默地跟在陈玄身后,陆寒绫老实得如同一个孩子,尽管她身前这道背影的主人如今已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轻易就制服调皮的她,可这么多年来,她早已习惯了事事都听从他的话,就像是一种刻进了内心深处的,心甘情愿的本能。不过,无论多乖的小孩子,都还是会害怕挨打的,在看见处刑架的那一刻,陆寒绫试探着看向了陈玄,小心翼翼道:“师兄..绫儿不敢了..要不这次..”陈玄摇摇头,语气丝毫无可商议,“你这次错得太过分了,不狠狠教训一顿,我看你是记不住的。”眼看撒娇没用,陆寒绫委屈地白了他一眼,“哼!我做这些又是为了谁!”说着她三两步站到刑架前,褪去外衣,只留上下两件贴身的亵衣裤,将双臂平平地举起,贴到刑架的横木上,一头瀑布般的青丝散开,全身曼妙的曲线暴露无遗,赌气似的说道“来吧!”随后就认命般闭上了眼睛。

      看着她这一连番的动作,尽管知道是三分真七分假,陈玄的心情也难免复杂,他清楚,小师妹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他自己,可是无论怎样说,性命关天的事情,都不应该如此草率。想到这儿,他终究还是心肠一硬,催动神念召来几缕雪白的冰蚕丝,将陆寒绫的手腕手肘膝弯脚踝等几处关节分别缠绕,使她的双手双腿都被死死绑住,整个身体紧紧贴在刑架上。随后,陈玄拿起手边的翠柳鞭,站到陆寒绫身侧,咬咬牙,狠心挥出了一鞭,啪!柳鞭直接划开亵裤,没有阻隔地落在了陆寒绫的臀肌上,痛得她忍不住一声娇呼,“嗯啊..”啪!紧接而来的一下落在与刚才相差无几的位置,“嗯啊!..嘶..”陆寒绫莺啼一声,还稍显青涩的身体忍不住在刑架上稍稍扭动。啪!啪!!细长的翠柳鞭在空中来回画出优美的弧线,不断落在陆寒绫丰满圆润的臀峰上,为她光洁如玉的皮肤烙上一道道细密的红痕,也让她疼得一声接一声地娇吟,身体止不住地左右晃动。“嘶啊..啊呃!..啊啊!!..”啪!啪!!..声声鞭响中,陆寒绫一双并拢的玉腿渐渐止不住地颤抖,被烙上鞭花的浑圆屁股蛋也轻轻扭动着,疼痛难挨,她心中渐渐升出讨饶的想法,啪!啪!!“嗯啊!啊师兄..师兄饶了绫儿吧..绫儿知错了..啊!!..”陈玄不为所动,语气严厉道,“今天就好好教训你一次,看下回还敢不敢再胡乱动武,随意伤人!”他一边口中教导,一边手上仍不留情面地继续鞭打着,任凭陆寒绫如何哀求挣扎都无济于事。

      啪啪啪!!一连几下柳鞭狠狠抽在陆寒绫娇嫩臀肉的同一个位置上,在她细腻的雪肌上整齐留下几道重叠的鲜艳红痕。“啊啊!”陆寒绫痛得猛一甩头,飘逸的青丝秀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可怜的弧线,清澈的泪水终于从她的脸颊边滑落下来,啪啪啪!!又是接连三下柳鞭,留下的鞭痕在陆寒绫的玉臀上完美重叠到一起。“哇啊啊!..啊啊我错啦!绫儿知错了呜呜..师兄..”陆寒绫终于不由自主地放声哭喊出来,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眸中涌出。啪啪啪!!啪啪啪!!可是如噩梦般吓人的鞭响还在继续,少女凄惨兮兮的哭叫声不断回荡在静寂的房间里,啪啪啪!!两团已经红痕累累的屁股来回扭晃,啪啪啪!!啪啪啪!!..不知过了多久,当鞭响停下时,可怜的陆寒绫已经泣不成声,一张俏脸满是涕泪地抽噎着,挣扎中向后撅起来的挺翘屁股蛋上,布满了阑干交错的赤红鞭痕。

      回复
      Lv.1

      惩罚结束得很快,陈玄解开束缚着陆寒绫手脚的冰蚕丝,将她从刑架上抱下来,脸上泪痕还未干的陆寒绫反手搂住他的脖颈,先狠狠咬了一口,再惨兮兮地依偎在师兄怀里,幽怨喃呢道“师兄打人好疼啊..以后不准打我这么疼..”陈玄目光温柔地点点头,“绫儿也要记住这次的疼,记住师兄的打,以后不准再做这种随意定人性命的事。”“嗯。”...两人这样依偎着,在小师妹情意绵绵的注视中,陈玄忽然再次将她抱起来,两腿飞奔着绕过重重禁制,跑到禁地中那口直通地脉的地底温池旁,将陆寒绫放到浴池中,自己也一翻身跳了进来。池中暖洋洋的地火之力,顿时丝丝缕缕涌进陆寒绫的身体中,渐渐冲淡她臀瓣下的一道道淤血,也慢慢补充刚才受罚时消耗的体力,她只感觉全身都渐渐痒酥酥软麻麻的,几乎就要舒服得睡过去。而这时,突然感觉一只手掌抚上了自己的后背,她转过头,竟看到师兄投来的同样情真意浓的目光,一瞬间,陆寒绫血脉上涌,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在咚咚直跳,激动得甚至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做什么,“这么多年了..他..他终于..要明白了吗...”在她不知所措的目光中,陈玄轻柔地替她脱去了身上仅剩的那件亵衣,少女娇嫩的粉背也随之暴露在他的目光中,还有婀娜雪白的身体和一身光滑如绸缎的冰肌,陆寒绫心底大羞,尽管她从小到大,受罚时已在师兄面前坦露过无数次,可这一瞬间,俏脸还是止不住地浮起浓浓一抹红晕,她羞愕地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师兄,你..唔..”陈玄的嘴巴牢牢堵住了她的樱唇,随着他三两下也除掉自己的衣服,灼热的温池里很快就浪花阵阵,春意浓浓...

      两天后。“师兄,你真的决定今天就要去那里了吗?”抱着膝盖坐在床榻上,陆寒绫恋恋不舍地望向陈玄,经历了两天前那场激烈的云雨大战和这两天来的不断缠绵,她在陈玄面前已经彻底没有了一岛之主的风范,更像个全心全意只想守在丈夫身边的新婚小娘子。望着陆寒绫那似乎又变得更加娇丽的俏颜,陈玄努力压下心中的不舍,歉然道“哎,实在不能再拖了,那姬如雪虽然涉世未深,但看着也是聪慧异常,再拖下去,我担心迟则生变。”“嗯..”陆寒绫眼神空洞地嘟着嘴,呆呆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师兄早晚要迈出这一步,为了这一刻,他们两人已经准备了很久很久,“唉,”轻叹了口气,她也同样强压下心中的不舍,努力挤出一个轻松的笑容,甜甜道:“那我们就叫她过来吧。”

      “姬小姐!姬小姐!”碧云兴冲冲地跑进姬如雪在流云岛临时下榻的楼阁,“您要找的人有消息了,有人还活着!”“啊?”姬如雪大喜过望,连忙停下眼前的修炼,“走,碧云,在哪?快带我去!”她连衣衫都来不及仔细整理,拉起碧云就匆忙忙往门外跑,“啊呀小姐,您慢点!来得及呢,是岛主要我来带您过去的!”“哦,岛主?是那位..穿着青衣的姐姐吗?”她这几天身体已经渐渐有所恢复,也想起了一些当天昏迷时朦胧中的记忆,比如那个将自己从海中捞出来的青衣少女,“我还没来得及当面和她道谢呢,”想到这,姬如雪更放快了脚步,和碧云两个人步履如风,连穿过几座楼阁,终于来到了主殿门口。她远远望去,宏伟的殿门内立着一青一紫两道身影,在他们身旁,气若游丝的周宪躺在地上,一道闪着荧光的光幕将他围起来,守护着他微弱的生机,“周叔!”姬如雪的眼眶里瞬间已经有泪水在打转,她几乎是用尽全力冲向那道躺在地上的人影,这道熟悉的身影,这个看着她长大的男人,曾经无数次保护过他的男人,一定不要有事啊!“周..叔...”可就在她手指碰到荧光光幕的那一瞬间,周宪的身影瞬间消失,四周的一切都在刹那间被扭曲改变!一股强大的吸力猛地传遍她周身,让她感觉自己仿佛被瞬间吸进了一个全新的空间里,姬如雪大惊,但在骤然感知到危险的那一刻,她就发现自己的真气和神念竟然都已经无法调用了,下一刻,她连五感也全部丧失了,“呃啊..啊..啊...”姬如雪呆住了,她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周围的世界如同一片朦胧的混沌,她什么都感觉不到,无论时间的流逝还是空间的变换,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如同一个只剩下意识还存在的流浪者,在这样虚无缥缈的状态下漫游漂泊..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岁,当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的时候,双脚终于又踏上了一片新的土地。

      看着姬如雪的魂魄被吸进光幕,只留下一具躯体在原地,陈玄与陆寒绫都长出了一口气,“所幸她完全没有防备,姬琼留在她身上的印记,还没来得及触发就被流云之眼的力量绞杀了。”陈玄点点头,暗叹幸好准备得足够齐全,“既然她已经进去,那我..”他突然顿住,意识到陆寒绫情绪的低落,良久..才缓缓道“我也该进去了,绫儿..” ...陆寒绫依然没有接话,气氛依旧很沉默,最终还是陈玄继续开口,他挺了挺胸,想尽量让陆寒绫觉得自己此行胸有成竹些,“绫儿..安心等我回来。” “师兄,”陆寒绫突然抬头看向已经算是自己丈夫的男人,“你有几成把握?”陈玄愣住,看着不知何时已经泫然欲泣的陆寒绫,缓声道“..八成。如果我回不来的话..”“我要你有十成,”陆寒绫死死地盯着他,明亮的眼眸里已经满是泪水,“我要你有十成,我要你必须回来!”陈玄不禁也鼻翼微酸,不忍心再去看陆寒绫,他偏过头,一咬牙,转身就迈进那道“流云之眼”散发出的光幕中。陆寒绫看着光幕中剩下的两具空壳躯体,喃喃道“海角之南..宙律可颠..流云之眼..一梦百年..” “我等你回来,夫君...”

      回复
      Lv.1

      第七章 梵天宫&禁地&异族

      话说这片大陆,经历过蛮荒时代的大战后,如今人族已是世间唯一的主宰,将其他生灵视为异类。人族在大陆上多立教派宗门,广收弟子,辖地而治。其中最顶级的几大传世宗门,莫过于东海观潮阁,西极梵天宫,南方清静谷,北境不灭崖四派。如今在几座顶级宗门中风头最盛的,当属梵天宫——地处极西之地,立派近万载,历来只收女弟子,当代宫主名为姬琼,代领宫中大长老,号梵天圣女。此女惊才绝艳,年纪轻轻便一身功法通玄不说,同时还暗统内宫六大护法,明率外宫十方将军,将整个梵天宫治理得井井有条,威震西极。在眼下其他几大宗门隐世不出的情况下,其近年大有率众自西向东而下,席卷大陆之势。

      可此时,梵天宫内,大长老姬琼的心情并不算好:她唯一的骨肉血亲,妹妹姬如雪外出游历失踪,同行随从护卫的魂火命牌皆已全部熄灭,连她亲自烙印在姬如雪身上的神念印记,都被外力强行抹除。换句话说,姬如雪整个人,此时已经音讯全无。但如果说姬如雪的失踪只是让姬琼一个人担心的话,那另一个坏消息,却足以令整个梵天宫上下震动:那群不死的东西,最近又想要出来了——传说在大陆西方的最尽头,有片隔绝仙人两界的死寂之地,名为陨落禁地,当年蛮荒大战那些战败的族群们,就被流放乃至封印在这里。世人不知传说真假,可身为梵天宫主的姬琼却清楚,不仅传说是真,甚至连她们梵天宫,本身都是这个传说的产物:自第一代宫主开宗立派始,就将守卫监视禁地入口视作宗门第一要务,此后万载,无论宗门遭到何等变故,镇守禁地的力量,从来不曾松动过。

      禁地入口 五十里处。两道靓丽的身影,正从禁地外围的两座大营里分别疾驰而出,朝禁地入口方向飞掠去,追赶围堵前方一道陌生的年轻身影。这两人都是梵天宫常年镇守在禁地的四位监察使之一:赤衣剑仙 冷萱芍,执一柄云霄剑,喜穿红裳锦衣,是闻名西域的冰山美人;金面刀鬼 景娑,执金环长刀,因嫌自己容貌娇弱,故常年以恶鬼面具覆脸,亦是名动四方的金丹境高手。而前方正在被她们追逐的男子,赫然便是刚从赤漠州赶过来的:金丹境隐世高手,拜月老者首席弟子,本篇小说一号男主(皮一下)——凌风。原来当日凌风从凤白樱口中询问出梵天宫的诸多信息,当即就判断这尊庞然大物的实力不是仅靠他自己就能够撼动的。分析了凤白樱提供的所有情报,他产生了一个极大胆的想法:与禁地中的生物合作!但是毕竟数千年来,没听过有哪个人族能与这些异族合作过,所以凌风这次偷偷潜到禁地附近,原本也只是想先打探情况,为后期行动做些准备。可谁知恰逢近期异族伺动,梵天宫布置在禁地附近的警戒力量暴增,并不知情的凌风一时疏忽,这才被身后的两人发现。

      一番你追我赶之下,双方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凌风此刻心中十分憋屈,原本以他金丹中期的实力,面对身后这两个初期,哪怕以一敌二也不是没有胜算,但这里毕竟是梵天宫的地盘,他如果被缠斗住,将很快就会陷入包围,到时就算有芥子殿藏身,恐怕也是难以隐蔽,梵天宫这种滔天级别势力的侦查手段,让他对自己的保命底牌并没多大把握。仓促追赶间,眼见前方隐隐就能见到陨落禁地的入口,而身后的人还在紧追不舍,更远处,陆陆续续的梵天宫追兵还在继续赶来。凌风一咬牙,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当即一个加速,直直朝禁地入口冲了进去...身后的冷萱芍和景娑对视一眼,竟也跟着加速冲了进去...

      陨落禁地内,会压制人的修为,寻常修士根本不敢贸然闯进,凌风是因为走投无路,而冷景二人敢这样无所顾忌,却是因为梵天宫依靠地利之便,无数年暗中研究,已经初步掌握了抵抗禁地规则压制的方法。只要探索禁地时间不长,深入其中不远,持宫中炼制的信物便可无恙返回。她二人正是仗着这一点,才想要冒险追进禁地,擒拿凌风,立下大功。毕竟若能生擒金丹实力的敌探,光想想都是大功一件。可是刚进入禁地,她们就觉察出了不对,眼前的环境瞬间大变,与往常进来时完全不同,如同置身于极寒雪域,无数道罡风席卷而过,如刀割般刮在身上,两人急忙释放出真气护体,“是法阵!”景娑娇喝道,“速速破阵!”漫天大雪中,她甚至看不清冷萱芍的身影,只能挥舞金刀,尽力攻击眼前的大阵。可这上古法阵无比玄妙,阵眼隐藏在大雪中,任凭她与冷萱芍两人如何奋力都无法攻破,甚至大阵吸收了她们打出的真气,攻势渐渐更加骇人。

      时间一点点流逝,两人在剧烈的罡风中苦苦支撑,最终真气散尽,连体力也几乎耗光,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就在她们倒下的那一刻,大阵突然自行消散,两名高大的男子从不远处大踏步朝她们走来,筋疲力竭的二女见到突然出现的两人,心中大惊,可还没等反应,就已被他们一人一个捆了起来,二女虽有心挣扎,但此刻早已浑身无力,只能任由他们摆布...“哈哈哈哈,这帮该死的小妞,整天把外面布置得天罗地网一般,就没想过咱们也会在里面布置,等着她们进来吗,哈哈哈哈..”“是啊,老子这些年可恨死她们了,今天落在我手里,等下定要好好收拾一番。”“哈哈哈哈——诶..不对啊,大哥,刚才不是进来三个人吗,还有一个呢?”“诶,对哈..好像还有一个啊?咦..这是..是芥子神宫的气息!另外那个,好像是..自己人?”

      回复
      Lv.0
      感谢作者,哇好看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