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220 内容:1767

    天使的眼泪(转载)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1
    • 转载
    • Lv.1
      审核员

      有人说感情像酝酿,时间越久越芬芳;和你一起走过的地方,还要再和你分享……

        

          夏夜的海边,已然没有了白日游人的喧嚣。窗外吹来的海风微凉,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海草腥味。海浪从远至近拍打在沙滩上一袭袭地节奏声是最让我心醉的声音,但现在,这海浪已经没有办法平复我紧快的心跳声……

          如此美好的夜晚,如此悠然的环境,却有一个与此环境完全不相称的黑面神似笑非笑地坐在床边盯着我。大坏蛋,不知道自己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是有多丑。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危机关头,还是忍不住翻翻白眼在心中腹诽一番。最讨厌这种表情了,每次都让我觉得自己的小“阴谋”,不是,是小“心思”无处遁形,就像老虎抓到了小兔子不急着吃摆在手上玩弄的感觉,看得我的小心肝一阵乱颤。     

          “过来呗,怕我吃了你啊?”大坏蛋拍拍自己的腿。

          唉,风雨来兮。心里虽还是有点怵怵的,但说恐惧毕竟也还不至于。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了,心知他是舍不得痛打我的。每次自己仗着这“舍不得”也不知道会多惹多少事情出来,板子不上身也都记不起疼是什么感觉。曾被他笑话说我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到南墙头破血流的类型。该面对的始终还是得面对的,我双手揉着睡裙慢慢地挪啊挪到他的身边,顺势坐他腿上双手环绕住他的脖子,用头像小猫咪一样蹭着他的胸口腆着脸笑,“嘻,哥哥……”。

         

          他笑,用手托起我的下巴以至于不得不直视他略带戏谑的眼神。“你还真能怀疑我的智商呢?你觉得装可怜装可爱这么多次,我还会上当么?”继而身体往后微仰,双手支着床笑着看我“表演”。

        

          好气馁,忍不住把手放到双腿之间,头低低地不想说话。

          “说吧,这是这个月第几次赖床了?自己觉得该罚多少?”他直立起后仰的身子环住我的腰,板着脸终于进入正题了……

       

          大变态!每次打人还要人家自己说。说多了白挨了那么多下,说少了挨得更多,哼,让人家怎么说啊……    

          “没想好?那我先打到尽兴,你慢慢想?”   

          “别!别!”我急了,伸出一个3的手势在我缩着的小脑袋前晃晃“嗯……30下?……手?……”小声试探着……

         

          “嗯?!看来错误认识得还不够哇……本来是准备打你40下的,既然离错误认知还差10,那就再加10下50吧!”

         

          死变态!死变态!在我还在心中怒骂的时候,还没觉察出来不知怎得就由坐着的姿势反转成趴在腿上的姿势。“啊!”好后悔只穿了睡裙,如此容易地就被掀起褪掉了小裤裤……

       

          我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好像揣紧了小拳头都可以减轻我待会承受地痛楚一样。等待了半会并没有动作,正当我开始放松警惕的时候,啪~一声脆响打在右边臀峰的地方,“嗯!”心理还没准备好的我哼出了一声鼻音。看来哥哥今天是有点生气了,力道好重。巴掌结实得打在屁股上有一种锐痛得感觉。啪啪啪啪,接下来4个很快速地还是打在了右边。“嗯~嗯~~~~~”并不能吃痛的我怕人家听见总是不敢大声喊出来只敢小声地哼哼。好痛好痛!啪啪啪啪啪,接连5下打在了左边。“嗯,啊嗯嗯!”有些受不住的我小腿乱踢,身子大幅度扭动着,小手使劲地捶打着他的腰和腿。我最怕的就是这种高频率快速的责打,一连串的击打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心理上做好准备。打的很重的一下下,在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也是可以忍受的,这种快频率的打法可是会量变引起质变的呀!

          “趴好!不许动!再乱动我加罚了!”大坏蛋左手调整我的位置按着我的腰右手还是不停歇地往下打。“哼嗯嗯嗯!”我真的很想忍耐不动,但只能靠踢腿和捶打的动作来减轻自己的痛楚。大约打了有二十来下,“唉……”大坏蛋叹了口气,把我的腰往上提了提,抓住我乱挥舞的双手用左手钳住我的手腕反压到腰部的位置,用他的右腿压住我的大腿。肚子只能抵着他左腿迫使我的屁股翘得更高,“叫你乱动!”啪!很重得一下打在我紧绷的皮肤上。“555!”被钳制住的身体没有办法大幅扭动,我哼出来的声音已经开始略带哭腔了。巴掌的责打到也不至于说疼得让我掉眼泪,这种带着哭腔的喊叫一半是真的委屈和疼痛,一半是为了撒娇求饶,反正趴着也看不见我是不是有真的掉眼泪。

          可是今天,哥哥好像并没有准备放过我。一下一下并不减轻力道的巴掌继续砸在我已经灼热的屁股上。“哼哼哼,555555”“痛!痛!别!哥哥!别!”我继续委屈的哭喊。“我不姓别!”他还有心情打趣我!啪啪啪!啪啪啪!最后的六下打在了臀腿相交的地方。

          他松开了我的手,“呼!”我长出一口气,屁股上疼痛让我很成功的挤出几滴小眼泪,我右手支着他的腿左手捂着我伤痕累累灼热的小屁股泪眼婆娑地皱着眉头嘟着小嘴侧过头来看他,正想着撒撒娇却见他探身从被子下拿出了我最恨最恨的木戒尺。天啊!什么时候把这个藏到了被子下面!我嘟着的小嘴瞬间张成了O型!“谁让你起来了?!”右手拿着戒尺的他让我觉得他的语气都变得和尺子一样的冰冷。 “不是!不是这样的!不是已经打完了么?!”我慌了,这次是真慌了。“刚才50下,是打你赖床。现在20下尺子,是打你屡教不改不长记性!”还是这样冰冷地没有温度的声音。我只想逃,逃到天涯海角!但是双腿还被夹着的我连逃出一寸的距离都做不到!

          又回复到刚才的姿势,再次被钳住了双手。他把我的身体往膝盖外侧挪了一点,这样可以有更大的幅度挥舞着尺子。现在的心情和刚才准备挨打的心情已经截然不同,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肃然的感觉。一切都源于这一把两指宽一指厚的木尺。

          啪!第一下狠狠地落到了右边臀部的最上方。尺子打在已经饱受50巴掌洗礼的桃红色屁股上,像是狠狠地咬下去一样。拍下去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钝痛感,抽离的时候又是一种尖锐地撕裂的刺痛。“啊!!!!”我扬起了脖子大声的叫唤起来。什么怕人听见,什么尊严全部都不要了。和这种疼痛比起来,前面的50巴掌简直就像是在和我开玩笑。刚才的哭腔还带了那么些半真半假,现在的眼泪简直不受我控制地就飙了出来。

          啪!刚刚消化完第一下的痛,第二下紧挨着刚才挨打的地方平行往下又是一记狠拍。才两板子就让我已经失声痛哭。求饶的话都堵在喉咙里喊不出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我不知道我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毅力去忍受接下来的18记板子,其实我根本不需要毅力,我已经被钳制得无处可逃,我只能继续趴在腿上期待着这黑暗的几分钟快点结束快点结束!

          接下来的三下每一下都打得很慢,一板子接着一板子平行而下,已经把右边屁股整个都覆盖到了。每一下都让我好好地消化着这种强烈的疼痛。我泣不成声,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去挣扎了,看不见自己的屁股已经被打成什么样子,只感觉右边屁股比左边肿胀了一圈,甚至于可以感觉右边臀肉都有了生命似的随着我急剧的心跳频率在跳动。左右两边屁股强烈的对比感甚至于让我生出了一种不平衡的心态,甚至于期待着快点打左边好平衡一下。哥哥“不负我望”得一板子一板子的按照刚才的打法又在我左边屁股上重演了一遍。第一下砸下来时我就开始后悔了,我不要什么平衡了!我不要再忍受了!

          前十板打完他停顿了下来,这十板让我痛得很彻底。我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离了,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趴在腿上无声得滴着眼泪,眼睛应该也肿的厉害了吧,用力都没有办法完全地睁开。低着的头让我的鼻子也堵得很难受,张大了嘴贪婪地吸着空气还是让我觉得自己哭到快要窒息。他的右手轻抚着我的背,一下一下像海浪一样的频率从上到下给我顺气,我的呼吸渐渐地平稳了下来,不知道是哭得体力透支还是贪恋这种安静地感觉,竟然会在如此不舒适的姿势下生出了淡淡的睡意,全然忘记了惩罚还并没有结束。

          我的心跳已经恢复平稳,全身放松地趴在那里不知道有多久了。我已经有点困,有点意识模糊很慵懒的时候。接踵而至很快很疯狂地五板连续地打在右边臀峰的同一位置。“啊!!!!!!!!!”我疯了似的叫喊着摆头,我以为自己没有了一丝力气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既然让我痛到挣脱了束缚,头狠狠地撞到了床上。叫喊着哭出来的声音陌生到我都不相信是自己发出来的,我根本无暇顾及头撞到床板的疼痛,手捂着屁股全身止不住的发抖。这几秒钟的时间让我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害怕,我害怕还未完的责罚;我害怕,我害怕他舍得这样忍心打我看我哭成这样也无动于衷;我害怕,我害怕我的小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人关心我的喜怒哀乐。他听到“咚”地一声也慌了,扶起了我的身体紧张地查看我撞到的地方。我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出了紧张和心疼,赶紧像章鱼一样紧紧地黏在他的身体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声嘶力竭地哭泣。“不要了!不要……求求你了哥哥……不要再打……我乖……我不敢……我听话……求求你,不要……”一直自认为自尊心很强大的我,不顾一切的求饶,眼泪鼻涕都蹭到了他的衣领上。可是他并没有打算提前结束惩罚,简短而坚决的几个字“还有五下,坚持”从嘴里蹦出。我无言,心里无限后悔为什么平日里毅力那么差总要重复地犯着那些错误,也甚至心生出小小的怨恨,这不是疼我喜欢我的哥哥,这不是他!我已经不想再挣扎了,也挣扎不了。最后的五下明显力道有减轻,但快速而重复地击打在左边的臀峰还是让我身体再一次的失控地颤栗。

          全身的力气已经被抽离了,连意识都有点被抽离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把我抱到床上放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用湿毛巾细细地擦掉我身上的蜜汗,不知道他给我喷了药。我的眼皮很重,不想睁开;身体像不能自我控制的木偶娃娃,只想趴在那里不要动。他躺在了我的身边,轻轻地扳过我的肩膀让我侧身靠在他的胸上,右手的臂弯穿过我脖子下的间隙托着我的头,左手轻轻地拍打着我的后背,没有一声言语。但我听见了他沉重的叹息,抬眼望去他的眼神里满满地都是怜惜。我摸到我屁股密布地一道道清晰地楞子,臀峰处格外肿胀。忍不住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满肚子的悔恨、委屈全部哭了出来。“你就是不喜欢我了,这般责罚我……”。他轻笑着,揉着我散开的头发,在我额上轻轻一吻。这一吻,荡漾地是满满地柔情,这一吻,安定了我的心灵。他把我往怀里揽得更紧,右手一下一下地轻拍着我的背,左手轻抚上我火热的臀部慢慢地揉着,我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什么事情都不用顾忌的小时候,听着窗外传来的海浪声,呼吸也从吸三下呼一口气的抽泣慢慢地平稳了下来,安静地恬然地进入了梦乡……

      区长
      靓号:425
      管理员
      打赏了200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