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63
    • 毕业生1

      如果说韩洁不是美女,或许有些极端自恋的奇葩会这样认为。如果说韩洁没有熟女气质,任何人都不会认可。

      没错,韩洁今年33岁了。对于许多女人而言,到了这个年龄风华早已不在。但是韩洁不然,她身边的人,无论领导、同事、亲戚、朋友,甚至是事业上的竞争对手,都会以各种形式不带恭维地承认:33岁的韩洁依然是一位标准的美熟女。鹅蛋型的脸庞,白皙紧致的肌肤,姣好的五官,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优雅的身姿,168cm的身高,丰满的体态,高雅的气质,不俗的谈吐,得体大方的打扮,让所有和她交往的人都感到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林洛也不例外,作为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23岁的他对一切事物都充满新鲜感。内向而略带倔强的性格也让他在工作中有种不服输的劲头。成为韩洁的下属,林洛除了感到自己那份担当与责任之外,还多了几分荣耀,和同期进入公司的大学毕业生相比,能够在美女部长的带领下工作,自然干劲要比别人足得多。

      别看林洛平时不苟言笑,到办公室就坐在电脑前废寝忘食地工作,让人感觉难以亲近。韩洁对他却热情有加,工作生活处处关照,为他介绍女朋友,帮他租房子,业余时间经常带他参加各种外事活动,林洛的性格也渐渐变得开朗起来。这让林洛对韩洁除了仰慕之外,还多了一份发自内心的尊敬。

      当然,如果把这种尊敬理解为初入职场的男生对美女前辈的好感或者暗恋,那真是对林洛的误读,自诩清高的他虽然出身于一个三线城市的普通教师家庭,但在感情生活上却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他绝不会轻易对任何人打开感情的闸门。只是期望能够继续在与韩洁的共事过程中享受那份难以名状的期许和愉悦,然而这一切期望都被一次北京之行无情地打碎了,而且是被打得稀碎。

      一天下午,林洛正在公司的机要室整理文件,突然接到韩洁打来的电话,告诉他第二天要一起去北京总部汇报工作,机票已经订好,请准备一下汇报材料。这种突如其来的出差对于这家能源进出口公司的员工来说可谓是家常便饭。林洛赶紧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华东大区上半年的工作情况和各项销售数据进行汇总,连夜加班加点赶出一份汇报材料,第二天一早,就和部长庄城斌、副部长韩洁一行三人乘飞机直抵北京。

      初秋的京城,红叶满街,空气中弥散着丝丝凉意,三人下了飞机就乘出租车赶赴总部,酒店就定在公司总部大楼附近,待把行李在酒店存放妥当后,几人在一楼的快餐店草草地吃了午饭,随后马不停蹄地直奔位于总部二十八楼的会议室。

      下了飞机后,林洛就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毕竟是要和总部的人打交道,他深知:在等级森严的中国社会,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职场,上级的权威意味着命令与服从,意味着比客户更加难缠的刁难,意味着言谈举止稍有不慎就会得罪人,意味着可能莫名其妙的失业。果然,总部的直线经理许司铎在会议室里大发雷霆,对华东大区的工作业绩非常不满,部长庄城斌只能坐在对面不住地点头,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人觉得既可怜又可笑,再看身边的韩洁,上身坐得笔直,专注地听着许司铎歇斯底里的发作,很显然是有了心理准备。

      “你们这些数字纯粹是造假,实际销售金额能有9亿美元?简直是笑话!全国就属你们华东大区能造假!”许司铎指着小洛写的报告说道。

      小洛知道回去后肯定会被庄狠批一通。同在一个部门共事,他深知庄城斌是一个城府颇深的老东西,在公司纵横捭阖三十几年,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以前曾遇到过无数次凶险,都能化险为夷,如今已经接近退休。韩洁则是竞聘成为副部长后分配到这个部门,尽管性格迥异,两人工作上却配合得很好,私交也不错。

      “许总批评得对,这个问题是我们华东大区的问题,回去我一定抓住责任人。”庄城斌回应道。

      “责任人当然要抓,但是首先要追究领导责任,分管统计数据的是哪位?”

      “是我,许经理。”韩洁坦然地回答道。

      “你是怎么抓的这项工作,报上来的数据水分这么大!”

      “我们当时也进行了核对,主要是公司内部发生了一起案件,导致数据不能反映客观真实情况。”

      “借口!纯粹是借口!别的地方怎么没有这些情况?”

      “…………”

      争论最终毫无悬念地以韩洁的妥协收场,小洛感觉韩洁说了一句什么“负荆请罪”之类的话,许经理则来了一句按“老规矩办吧”,接着就转移到别的话题了。

      在小洛看来,许经理这种XXXX者绝对不会让下级轻松过关的,汇报材料是自己写的,但数据是根据各个销售网点上报的情况来汇总的,自己应该没有什么文字处理方面的责任,可是谁知道人家会不会拿自己当替罪羊?内心开始纠结的小洛,甚至没有注意到会议室里还有自己的大学同学王森,他更没有料想到的是,自己的自尊即将被学习成绩比自己差很多,却靠关系进了公司总部的王森践踏得碎了一地。

      散会后,小洛才发现王森也跟着出了会议室,在那种紧张的环境下,他甚至没有和王森寒暄。两人的关系表面上还可以,但是内心深处却是互相鄙视的。本以为离开难捱的会议室就能轻松下来,谁知王森的一句“韩部长,你先去准备一下吧!”在林洛的心中荡起一丝涟漪。

      庄城斌扭头看了一眼韩洁,韩洁无奈地点了点头,苦笑了一下。

      接下来,许经理去了十一楼继续开下一个会议,庄城斌和公司总部的冯经理一起出去谈事情,楼道里只剩下王森、韩洁和林洛。韩洁见王森伸手示意,转身直奔办公大楼的电梯间走去,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挺拔丰满而又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高雅的灰色套装的映衬下显得魅力无限。小洛抱着材料紧随其后,王森则一脸奸笑地跟在一旁。三人进了电梯直奔地下二层,在电梯里,韩洁对着轿厢里面的镜子整理了一下发髻。

      王森却说:“里面有镜子,您不是第一次去3号吧?”

      “哦,我知道的。”韩洁点头道。

      在一旁的林洛却发现美女丰腴的脸庞泛起一丝红云。

      三人在地下二层下了电梯,小洛发现这里的格局和地上完全不同,每个房间都用号码进行编排,而且可以清晰地看到门上的密码锁。

      “王森带韩洁部长来这里做什么事?”林洛满腹狐疑跟着韩洁和王森来到3号房间门口。

      韩洁回身对王森说,“请帮我刷一下门禁,我去里面准备一下。”

      王森拿出一张磁卡在门禁上刷了一下,只听“叮咚”一声响,韩洁知道门开了,于是对林洛说:“小洛,这里的事由我处理,你拿着文件去找庄部长,看看总部领导还有什么新的指示?”

      “好的,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再见韩部长!”

      林洛并不习惯于这样称呼韩洁,虽然比自己大10岁之多,那差不多是一代人,他觉得这样称呼还是显得很生疏,在分公司里,没有外人的情形下,小洛习惯直呼韩姐,韩洁也很自然地接受小洛这样亲近的称呼。

      虽说路不同不相为谋,一起在电梯间等待的时候,林洛还是强颜欢笑地和王森寒暄着。

      “在北京怎么样啊?”

      “马马虎虎吧。”

      “收入怎么样啊?买房子压力很大吧?”

      “那当然了,月工资5300,北京的房价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啊,买不起房子,怎么找女朋友啊?”

      “那倒不一定,得看找什么样的女人,想找女明星可能困难些,但是在总部工作,女人还是不缺的。”

      林洛听王森说话有点不痛快,以为他在吹牛,于是跟着说道:“北京本地女孩儿多吗?”

      “有的是,给我介绍的我都不看。”

      林洛见王森这么拽,索性就不继续和他聊了,正好电梯也到了。两人一起进入电梯,王森按了17楼,林洛拿出手机给庄城斌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小洛问:“韩洁部长让我找您,看看有什么安排没有?”

      “韩洁呢?”电话那边传来庄的声音。

      “她去地下二层了。”小洛回答道

      “去的几号房间?”

      “恩,好像是3号”。

      “哦—,那你就先不用过来了,我这边陪冯经理呢。”

      “好的!” 随后庄城斌挂断了电话。林洛一下无处可去,跟着王森也到了17楼。

      “你来我办公室坐一坐还是?”王森问。

      “不打扰总部领导工作了,我去会议室歇会儿就行。”

      “好吧,一会儿有事我叫你。”

      林洛一个人在会议室里等待着,一想到王森那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心里就憋气,怪不得同事出差都不愿意来北京总部,就冲总部人这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就让内心清高的小洛受不了,王森这个小人得志的家伙,还不缺女人?一个外地人,每月5300元的收入,还想找北京本地女孩儿?做梦去吧!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王森来到会议室大声叫道:“走,干活去!”林洛心里更不痛快了。他想虽然我是分公司的人,可是你也不是我的领导,凭什么指使我帮你干活?但是碍于情势,林洛还是礼貌地说:“什么活?要多长时间?我还要等韩部长的安排呢。”

      哪知道王森竟然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林洛,问:“哪个韩部长?韩洁吗?”

      “是啊。”

      只见王森冷笑了一下道:“还听韩部长安排,等会儿看看她怎么被安排吧!别磨蹭,赶紧跟我走!”

      林洛脑子里画着问号,不知道王森说的“被安排”是什么意思,非常不情愿地跟王森上了电梯,一起来到6楼的一间办公室。

      王森敲门后,开门的是一位50岁左右,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随着他探出身子来,王森马上变得满脸堆笑:“孙总,华东大区的韩洁来了,在3号呢?您看?”

      那孙总一听韩洁的名字两眼马上冒出亮光:“哎呦?这是怎么招来着,韩洁怎么也去3号了?”

      “数字造假,让许总发现了。”

      “哎,许总真是火眼金睛啊,对工作那可真是一丝不苟啊,不过这下韩洁的屁股可就要遭殃了啊!”

      “哎,谁叫她没干好本职工作呢。早知道您对她有感觉,所以就请您来主持训诫了。”

      “哎呀,说的就好像我跟她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似的,我就是秉公执纪嘛!”

      “瞧您说的,全公司谁不知道您的为人啊!”

      这时,孙总看到了王森身后的林洛,“这小伙子是?”

      “是韩洁部门的,也是华东大区一起来汇报工作的,和我是大学同学。”

      “这么巧啊!同学好啊!进入社会同学这层关系网可大有用处啊!”

      王森说:“那孙巡视您就请下去吧,我们去准备工具。”

      “好!对了,别忘了拿我最常用的那根花梨木板子,上次我用在华中大区路蔓身上,效果不错哦。”

      路蔓是华中大区的美女部长,而且绝对是沉静矜持的淑女,林洛在一次全国会议上见过的。

      “您放心,一定给您备好!”

      尽管林洛不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依稀感觉得到,韩洁可能会因为汇报数据问题,面临公司总部的处罚。而眼前这位孙总,就是要实施这个处罚的人。方才韩洁去的地下二层3号房间,就是处罚的场所。

      至于处罚的内容,听孙总说过什么“韩洁的屁股可要遭殃了”,难道他们会对韩部长的臀部进行惩戒?不!这不可能!因为这简直太荒诞了!自己上初中的时候学校里体罚,老师也是只打手心,而且只打男生,到了高中以后就没有听说体罚了,倒是古装剧里经常出现打板子的镜头,但那可是古代啊!在21世纪,堂堂国有公司总部大厦里,还能有这种针对女性的体罚?这属于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内心充满疑惑和焦虑的小洛,和王森一起来到位于6楼的库房,找到了孙总的柜子后,王森用钥匙把柜门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类似于羽毛球拍套的袋子。王森把袋子的拉链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根花梨木板子,这家什着实制作得精致,表面漆成黑褐色,木纹清晰,长约40公分,宽约10公分,厚约1公分,板子下端还有可供抓握的手柄,上面刻着“孙忠群”三个字,应该是孙总的名字。

      王森握住手柄,把板子在空气中挥了挥,口中啧啧赞道:“真是好东西啊!纯花梨木的,spanking专用。”

      “这是spanking!”

      恍然大悟的林洛感觉头部一阵眩晕!自己刚刚还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转瞬之间居然真地要发生!大学时代,寝室里几个调皮捣蛋男生浏览的不良视频网站里就有这个门类,他们彼此之间也拿些荤段子插科打诨,毕竟寝室同学都跟兄弟一样,开点玩笑也不算什么。但呈现在眼前的却是活生生的现实生活!难道他们真的要用这块板子打韩洁的臀部作为数据造假问题的惩戒?还有比这样更羞辱人的吗!更何况韩洁是女同志啊!怎么可以这样呢?

      王森把板子又放回袋子里,装入手推车上的拉杆箱,让林洛推着手推车,二人一起直奔地下二层而去。

      在电梯里,林洛终于忍不住问王森:“这是要做什么啊?”

      “执行训诫啊?没见过吗?”王森很自然地回答道。

      “没有。”小洛摇头道。

      “那好,正好借这个机会开开眼,看看你的美女上司光着屁股挨板子。”王森坏笑着说道。

      “说什么啊?”小洛皱着眉头,满脸不情愿地说道。

      “还不信?一会儿你就看到了。来这儿少说废话,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听到王森这样讲,林洛的心中又掀起波澜。除了原有对王森的鄙视和对总部领导XXXX的不满之外,又多了一分对即将发生场景的想象和期待。作为年轻人,对异性有幻想是正常的,尤其是韩洁这种美丽大方的中年美女,更让林洛仰慕不已,自己与韩洁一同工作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总是希望把最好的工作成果呈现给她,总是期待她鹅蛋型的熟女脸庞给自己一个微笑,而这些都与性无关,是纯洁的,至少林洛是这么认为的。

      可以说在林洛心中,韩洁就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女神,当自己仰慕的女神因为工作问题而要被惩戒时,林洛首先是替韩洁感到委屈的,韩部长工作一向认真负责,敬业精神有口皆碑,总部那些领导不仅不近人情!甚至是卑鄙无耻!可是当他此时已经确切得知惩戒的内容很可能是“打屁股”,甚至是“打光屁股”的时候,心理却又发生了复杂的变化,他在想韩洁会被像小孩子一样打屁股吗?打得重不重呢?还有,听王森说“光着屁股挨板子”,那就是露出臀部打了,那一向在自己面前举止优雅的韩洁会是什么样的姿态?而从韩洁挺翘的身材可以诱发遐想,她的臀部会是什么样子的?不,这太邪恶了,我不能这么想,林洛鄙视自己龌龊的想法。

      到了地下二层的3号房间,门依然锁着,看来孙总还没有到。王森刷卡打开房门,林洛把车推进去,王森也跟了进来,二人一齐用力把箱子从手推车搬到地上,小洛感觉箱子很重,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等箱子放好后,林洛才抬起头来,哪知一下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在房间温和的灯光下,在墙角静静地站立着一个女人。女人双手抱头面对墙角笔直地站着,头发已经扎起来束在脑后,上身还穿着灰色制服上衣,里面是白衬衫,腰际以下的套裙却不见了踪影,肉色裤袜紧紧包裹着丰满的臀部,黑色三角内裤显得格外醒目,修长的玉腿站得笔直,高跟鞋依然穿着,而从女人身旁地上放置着的橘红色Gucci手包和灰色的套裙来判定,面壁的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上司,中年美女部长韩洁!原来这就是她所谓的“准备”!

      虽然心里已有所预期,但是看到这一幕时的激动还是难以言表。林洛感觉喉咙有些不适,于是咽了咽口水,把注意力转移到搬箱子里面的东西上,心里却扑通扑通地跳着,生怕被韩洁发现自己也在这里。奇怪的是,尽管知道房间进来人,但是韩洁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双手抱头,笔直站立,一声不吭。

      王森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司空见惯,他把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装花梨木板子的口袋,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投影仪,一副三脚架,一台摄像机,和一个工具箱。然后安排林洛把设备安装调试好。

      在房间一侧的桌子上,王森把笔记本打开,连上投影仪,又按动按钮将幕布放下,接着把三脚架打开,将摄像机放在上面,镜头对准面朝墙角双手抱头站立着的韩洁。王森让林洛将一把长椅推到墙沿,把一张可移动的皮床推到墙角固定好,可以看到墙角上有一面镜子。接着王森在笔记本上开始录入什么东西,林洛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也不多言。

      一会儿,王森开始发问:“韩洁,现在核对一下你的训诫内容,我问你答,听见没?”

      “是!”墙角的韩洁回答道。

      这熟悉的声音再度印证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林洛心中的女神韩洁。而对王森不礼貌的语气,林洛眉头紧皱,韩洁怎么说比你年长,级别也比你高,又是女性,问话语气干嘛这么生硬?

      “年龄,”

      “33”

      工作单位

      “华东分公司”

      “职务”

      “市场部副部长”

      “司龄”

      “十一年”

      “婚否?”

      “已婚”

      “家庭成员?”

      “丈夫是银行的客户经理,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一。”

      林洛觉得这种刨根问底的询问简直是对公民隐私的侵犯。

      “以前是否有过训诫记录?”

      “有”

      “几次?”

      “三次。”

      “分别说原因和内容。”

      “第一次是2009年,“金星”项目结算系统故障说明上报不及时,被总部训诫,笞臀五十。

      第二次是2011年,“银河”项目结算系统数据漏报,被总部训诫,杖臀一百。

      第三次是2013年,年终考核指标目标未达成,被总部训诫,重打臀部三百大板,外加三项附加惩戒。”

      随着韩洁亲口说出自己的受训诫记录,那原本圣洁得不可侵犯的女神形象开始在林洛心中不停摇晃,他简直不敢想象韩洁这样美貌端庄的成熟女人居然会有这么多受训诫的经历,而且训诫的内容居然是什么“笞臀五十”、“杖臀一百”、“重打臀部三百大板”!说白了不就是打屁股吗?这简直是对一直尊敬和仰慕她的林洛最大的讽刺!

      “好,这次训诫的内容已经打到投影上,事不过三,你已经是第四次走进总部的3号训诫室,所以内容要比以往更严厉,现在你可以看看投影上的内容,同意后到我这里签字。”

      韩洁侧过身子,依然双手抱头,看到幕布上写着的训诫内容:

      “重打臀部五百大板(裸臀)

      附加主题服务一周

      地点:京郊培训中心

      注:严肃性测试未通过则全部附加刑均需执行。”

      这些惩罚内容在林洛看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不仅是韩洁,任何女性,甚至男性,都不会接受这种严厉而且带有羞辱性质的体罚的,所以根本无需担心韩洁能否坚持下来。然而出乎小洛意料的是,韩洁居然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没问题,我无条件接受本次总部对我的惩罚。”

      “既然同意,就过来签字吧。”王森说道。

      韩洁这才转过身,一直抱着头的双手也同时放了下来。当她发现林洛也在屋里时,美丽端庄的脸庞上立刻浮现出两朵红云。

      作为同事,韩洁当然知道林洛还未婚,甚至还没有女朋友,自己此时却以下半身近乎半裸的状态,站在比自己小十多岁的男下级面前,让韩洁觉得尴尬的不光是下身没有穿裙子,方才亲口承认的那些关于曾经被总部体罚训诫的事情,对于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女而言,是多么难以启齿的事啊!尤其是当着自己下属的面坦言曾被打屁股惩罚,那自己以后的颜面往哪里放呢?经验丰富的韩洁马上对林洛道:“小洛,你先出去,这里的事我来处理。”

      林洛本不想让韩洁觉得尴尬,于是赶紧转身要离开,可是刚一出门就被孙总撞到。

      “你去哪?”孙总问。

      “韩部长要我出去。”

      “出去干嘛?一起受受教育嘛!”说完把大门一关,林洛又被带进屋内。

      韩洁见状连忙上前恳求道:“孙总,这种事情让年轻人看到不好!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让这小伙子走吧!”

      “哎呦,你这是跟我讲条件喽,华东大区的同志态度都是这样的吗?”孙忠群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

      “不是讲条件,孙总,您误会了,林洛刚上班时间不长,对公司的规定也不是十分了解,年轻人做事有时毛手毛脚的,让他在这里恐怕会有不好的反应。”

      “有什么不好的反应?谁都是从年轻过来的,进入社会就得一步一步学习,遇到事情前怕狼后怕虎怎么行,韩洁同志不要太呵护年轻同志啊!”

      韩洁听完更着急了,脸涨得通红。“孙巡视,通融一下吧,您看我今年也33岁了,在公司已经工作了十多年,就请您给我在年轻人面前留点面子好吗?”这时的韩洁很显然已经带有哀求的意思,眼中也噙着泪水。

      “你看看,还是面子问题,我们中国人就是讲面子,面子让我们落后这么多年,是责任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央企的职工应该挺起脊梁,勇于担当,怎么能强调面子呢?韩洁同志,你也是公司的老员工了,怎么这点觉悟都没有呢?你真有点让我失望啊。我看一定是疏于学习的缘故,必须要活到老学到老才行。”

      韩洁见孙忠群的意志非常坚决,知道局势已经无法改变,只好点头道:“那好吧,就让林洛也在现场做个见证吧。”

      “这就对了,不过韩洁同志,从你的思想波动来看,你的问题不小啊!要想真正端正思想,今天你的屁股还真得多吃点苦头才行啊!”

      “那就有劳孙巡视帮我端正思想了!”

      韩洁无奈地答道。然后红着脸来到王森身边,在签字簿署上自己的芳名。

      “好!那就开始吧,韩洁同志,您已经是第四次了,按规矩应该打裸臀,敢问您这裤衩怎么还穿着?难道还要我给您扒下来吗?”

      “哦,不好意思,我这就脱。”

      韩洁背过身子,双手慢慢地把裤袜从腰际卷下来,又脱掉高跟鞋站在地上,然后弯腰将内裤褪下,放在一旁。丰满、白皙、圆润的屁股赫然呈现在三个男人面前,这一连串动作是那么地优雅高贵,而那如羊脂美玉的臀部似乎也在宣示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

      韩洁又把裤袜提上,高跟鞋穿好,重新背对众人站直身子,双手抱头,目视前方的投影仪。裤袜恰到好处地提到大腿处,正好将丰满的玉臀和大腿上半部裸露出来,上身却穿着整整齐齐的套装。

      尽管不愿意面对眼前的场景,小洛还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定格在自己美女上司赤裸着的臀部,平时衣冠楚楚落落大方的韩洁,如今上身依然穿着让小洛无比熟悉的灰色套装,长发束在脑后,显得干练、洒脱,可是双手抱头站立的姿势让人觉得怪诞,而女人那决不可轻易示人的光裸玉臀却被套装上衣和褪到大腿上的裤袜衬托得格外醒目。小洛发现韩洁部长那雪白的臀部与她风韵犹存的鹅蛋脸一样充满吸引力,与被套裙和内裤包裹时相比,更加挺翘丰满,幽深的臀沟更让人充满联想和遐思。

      孙忠群抄起那条花梨木板子,来到韩洁身后。孙总胳膊上那结实的肌肉让林洛印象深刻,一定是他经常锻炼的成果,而韩洁却端正地保持着双手抱头站立的姿势,只有等待笞打的丰满翘臀裸露在外。

      看到韩洁这副狼狈的样子,孙忠群狞笑道:“韩洁同志,你的屁股今天得改改颜色了,五百大板,按照规矩,先打四十记开花板给你热热身,一会儿还得和许总一起会餐呢。”

      “请孙总给我最严厉的惩罚!”韩洁依然双手抱头光裸着玉臀,训练有素地回答道。

      “你应该受到何种严厉的惩罚?”孙总问道。

      “重打四十板子。”

      “板子要打在你哪里啊?”孙总似乎很享受对韩洁这样的美女进行言语侮辱所带来的快感。

      “臀部。”韩洁小声回答。

      “大点声!我没听见!”孙总突然嗓子一亮,大声吼了起来,吓得小洛心跳加速。

      “臀部!”韩洁大声说。

      “再大声点!”

      “臀部!请孙总用板子狠狠地责打我的臀部!让我记住教训!帮我改过!”

      小洛从韩洁异乎寻常的高亢语调中听出了她内心的无奈与悲凉。与她一起共事的这段时间,韩洁从来没有高声讲话的习惯,即便是面对再难缠的客户,再急迫的工作任务,韩洁总是能够艺术性地处理得十分得体,不卑不亢,从容镇定。他不明白像韩洁这样高素质的职场女神为何会接受这种羞耻的惩罚?她到底受到了何种胁迫?

      “恩,我确实得用板子好好修理一下你的屁股,让你这种女人好好长长记性!”

      说完孙忠群熟练地抡动掌中的花梨木板子,照着韩洁的光裸的玉臀狠狠地抽打起来。那板子呼啸着“啪”、“啪”地连续抽打在韩洁那两瓣蜜桃般的屁股蛋子上,发出非常脆亮的声响。那是纯天然硬木与皮肉亲密接触所发出的声音,击打的力度可见一斑!

      韩洁却只是咬紧牙关,双手抱头,站立在原地不敢动弹,任凭身后的板子在自己的玉臀上肆虐。每挨一下,韩洁便大声报数:“1!—2!—3!—4!—5!……”吐字清晰而高亢。

      孙总非常有经验,板子一下接着一下重重地打在韩洁的屁股上,韩洁雪白的臀肉被打得刚凹进去,又凸出来,接着马上又凹了进去。“啪!啪!啪!”的声响混杂着韩洁清晰而又准确的报数声,在3号训诫室里回荡着。每一次击打都在中年美女丰满的玉臀上留下清晰的板痕,那一道道浅红的板痕从韩洁的臀峰到腰际整齐排列着,无情地掠夺着一位成熟女性的尊严。

      林洛此刻正忍受着万箭攒心般的痛苦,敏感的男生已经从韩洁看似平和的报数声中感知出了一丝变调,或许是因为太疼了吧,忍住不发出呻吟声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旁边作所谓的见证,作为成熟的职业女性,因为违反公司规定而接受惩罚,即使再疼也要在下属面前苦苦支撑着自己最后尊严,哪怕是女人本应精心呵护的臀部正在遭受木板无情的笞打。

      林洛不忍心再看孙总用板子一下又一下抽打韩洁屁股的情景,干脆把头扭向另一侧,可是墙角那面镜子折射出来的情景更让小洛沉入谷底的心情雪上加霜。从镜面反射正好可以看到韩洁被笞打时的面目表情,韩洁那曾经让小洛习以为常的热情洋溢的表情早已荡然无存,美丽的鹅蛋脸涨得通红,眼里噙着泪水,汗水沾湿了额角的几缕秀发,冲淡了原本就不是很重的素妆,伴随着越来越沉重的呼吸,丰满的胸部一起一伏。而最让小洛心疼的是,臀部每挨一板子,韩洁就秀眉紧蹙、咬牙切齿的模样,抱着头的双手在发髻上狠狠地一抓,接着竭力吞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呻吟,努力用平稳的语调地报出自己的屁股已经挨了多少下板子。

      “啪!三十八!”

      “啪!三十九!”

      “啪!四十!”

      足足打了韩洁四十下屁股板子,孙总终于停了下来。韩洁雪白的屁股已经印上两片红云,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上面布满一道道略微隆起的肉棱,表皮虽然没有破损,但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肿胀,而从侧面也可以看到她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羞愧,熟女的鹅蛋脸也变得绯红。一个三十三岁的中年美熟女,在男人面前露出臀部本来就是很丢脸的事情,更何况露出臀部的目的是为了挨屁股板子!疼痛已经不是主要的,羞辱才是最刻骨铭心的疼!

      孙忠群像画家审视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一样,欣赏了一会儿韩洁被打完四十下花梨木板子的屁股,两个通红的屁股蛋儿和大腿雪白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韩洁同志,这四十开花板的滋味如何啊?”

      “谢谢孙总的训诫,这四十板子打得非常好,让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韩洁双手抱头,光裸着红肿的屁股规规矩矩地应声答道。

      “今天我手下是留了情的,要不然就我这四十板子,早让你屁股开花了,明白吗?韩部长?公司总部都叫我孙菩萨,这可不是子虚乌有啊。”

      “谢谢孙总的关照!”

      “别老让我关照,还得靠你的工作表现!我能总关照你们吗?就说华中区的路蔓,我关照她多少次了,有用吗?还是总来我这报到,累得我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孙总说得很对,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辜负孙总的信任与关照!”

      “知错就是好同志嘛,先揍你这四十板子,剩下的再说,我还有点别的事,先告辞了,严肃性测试就王森负责了,韩洁同志晚上还得参加宴请呢!到时候可得好好喝几杯啊!”

      “孙总放心,我一定去!”韩洁放下双手转过身面对着孙忠群痛苦地微笑着说道。

      林洛赶紧低下头,不忍心朝韩洁的正面看。孙总却根本无视韩洁光裸的下身,收起板子,哼唱着京剧,离开了3号。

      王森来到半裸的韩洁近前说:“韩部长,严肃性测试准备一下吧,你选一号还是二号?”

      韩洁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于是对王森说:“就选一号吧!”

      “好,那您准备一下吧。”

      林洛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见韩洁忍着臀部的剧痛,挪到皮床旁边,皱着眉头一屁股坐在皮床上,脱掉了高跟鞋,又将肉色裤袜彻底脱下,把白衬衫的前下摆用力向下拉了拉,一度完全暴露着的女人下身浓密的黑丛变得若隐若现,然后将双腿平伸坐在皮床上,把脚底亮出,双手抱头。

      王森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羽毛和一块秒表,只听他问了声:“准备好了吗?韩部长。”“准备好了,请对我受训诫的态度进行严肃性测试!”韩洁回答道。

      王森按下秒表,接下来他居然恬不知耻地用那根羽毛去搔韩洁的脚心,韩洁竭力忍耐着脚心的奇痒和臀部的剧痛,但还是很快就痒得受不了,双脚开始不停地屈伸,但是玉腿依然不敢挪动,伸出脚掌和脚心让王森去用羽毛挠痒。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严肃性测试,挠脚心还不能笑!林洛不知道韩洁笑出来会有什么样的惩罚,但是可以看到韩洁那尴尬的表情是在竭力压抑着脚心钻心的奇痒。

      王森足足挠了韩洁10分钟的脚心,韩洁顽强地忍耐着,粉面憋得通红,最后王森略带遗憾地说了声:“恭喜韩洁部长,严肃性测试通过了。”

      韩洁是与林洛和王森一起离开的3号训诫室,一路上王森还在和韩洁开着玩笑,韩洁也认真聆听着王森的调侃,林洛却跟在旁边低头不语。

      当王森谈到华中大区的美女经理路蔓在严肃性测试中连两分钟都没撑过去,本来该打一百板子,一下变成了二百板子,被打得屁股肿了三圈,连续三周都趴着睡觉不说,在办公室里都得站着工作,明明是经理,结果成了站立服务的业务标兵,韩洁也附和着爽朗地笑道:“是嘛?那多亏我忍住了,要不我不得成了全天候站立服务标兵啊!”

      别看屁股刚刚被打了四十板子,韩洁依然挺身保持着优雅的走姿。不同的是灰色的制服套裙里面内裤已经不见了,林洛亲眼看见韩洁把黑色内裤塞进自己的手包里,然后提起肉色裤袜,包裹着自己刚刚被板子打得通红的屁股。

      华天酒店的大门口,庄成斌和冯总侃侃而谈,冯总点了根烟,不时看看手表,仿佛在等人的样子。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皇冠轿车开到酒店门口,服务生打开车门,从里面下来了两男一女。见人来了,庄城上前问那女人:“怎么才来呢?”

      “路上有点堵车。”韩洁的回答没有让林洛感觉意外。一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林洛心里都在思索这个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何韩洁这样的女人居然能够接受这样的凌辱!为何要让王森那样猥琐的人这样小人得志!一贯理性而不苟言笑的他虽然用冷漠和看似不经意的世故来化解车厢里的尴尬,但是心中那熊熊燃绕的烈火已经使他的思维陷入无渊地狱。

      酒店门口穿着水红色旗袍的美女迎宾员们热情洋溢的笑脸,在北京夜晚犹如幻境般的灯影下,让小洛体验到更加强烈的被侮辱感。那一声声柔美的“欢迎光临!”仿佛魔界里的妖艳女郎在召唤因迷失而茫然不知所措的灵魂。

      小洛如坠云里雾中般来到酒店三楼的雅颂阁包间,宴请将在这里举行。站在房门外,就可闻到弥散在空气中的酒香,不胜酒力的小洛皱了皱眉头,喝酒这种本领他是无论如何也掌握不了的,以前韩洁带他出去和客户吃饭,觥筹交错之后他总是第一个倒下,而且一旦倒下就不省人事。

      知道他酒量有限之后,遇到有为难他的人,韩洁就主动替他抵挡,搞得小洛非常不好意思。诸如替领导挡酒、打圆场之类的角色,本应该是自己扮演的,结果自己的酒量又那么不争气,他曾多次试图婉拒韩洁参加聚餐的邀请,但是一向通情达理的韩洁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却始终非常坚决。那就是: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这种活动都要尽量参加。这是一个刚走出校园的男孩成长为男人所必不可少的经历,要想成为一个对家庭和社会有所担当的男人,就必须勇于面对各色人群,学会与之打交道。浸淫职场多年的韩洁发现小洛的性格有些过于内向,所以刻意地锻炼他与人沟通和交流的能力,对此小洛内心是十分清楚的,确切说也十分感激韩洁对自己的鼓励和帮助。但是此时此刻,韩洁在小洛心目中曾经的积极正面形象已经摇摇欲坠,小洛甚至不敢想象一会儿在酒桌上会发生什么。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63
    • 0
    • 71
    • 1.9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凯宝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婀娜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老六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kyfyb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qazse4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影魔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黄灿灿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uuuuu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顾先生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冷冷冷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whmax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y29292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lkkkkkk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清新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