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大和之兰的书友圈 大和之兰的书友圈 关注:218 内容:71

    第6集 羞耻的姿势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3
    • 大和之兰的书友圈
    • 雪绘听了,伸手抹了一把眼泪。赶紧从美夏的身上爬起来,先偷偷看了一眼兰的神色,见她一脸担忧害怕,心里稍微好受了些,羞耻感也不再那么强烈。于是乖巧的跪在一脸严肃的美夏面前,身体前倾,火辣辣的屁股微微撅起,免得碰到肿处。有心用手揉搓一下,但畏惧于刚刚美夏的呵斥,双手只能无措的贴在下腹。美夏从桌案上拿起发刷,放在手里把玩了片刻,说道:“去把你的发刷拿来”雪绘知道看来接下来自己就要挨发刷了。想到自己红肿的屁股本来已经疼痛难忍,要是再挨一顿发刷,那还不知道多惨呢。但是美夏的指令是绝对的,雪绘不敢违抗,只好慢慢的站起来,赤裸着红肿的臀部拉开门退出房间。“快去快回,我数十下,到了还没回来,多打10下发刷。”美夏用自己的发刷敲了敲手,警告道。雪绘听了只好立刻拉开门低着头快步走到隔壁。等美夏数到九的时候,雪绘已经拿着发刷回到了房间。

          这一块发刷刷面很大,成宽圆形,有一根长长的木柄,刷头是一根一根的木齿。神社的每一位巫女以及见习巫女都有一模一样的一块,区别只在刷柄上刻了每个人的名字。这一块发刷不仅是巫女们平日里打理头发的护具,更多还是用作打屁股的惩罚工具。不管是巫女们自己挨罚还是她们惩罚婢女,如果觉得巴掌已经不足以让受罚者牢牢铭记教训,就会经常把这发刷拿出来用用给受罚者长长记性。因此神社的发刷惩罚往往也不计数,总之以施罚人的满意程度为标准,一直打到满意为止。雪绘深知这块发刷打在屁股上是个什么滋味,虽然她还没有用这发刷打过别人(因为之前她没有婢女),但是自己却被这发刷着实教训过好几次了,把发刷递给美夏的时候手都有些发抖。

          美夏把自己的发刷递给赤裸的小唯,意味深长的叮嘱道:“可把它拿好了,毕竟一会还要用呢。”小唯听见这话,屁股颤抖了两下,仿佛已经感受到过会这块发刷重重的把自己原本就红肿不堪的娇臀打的高高肿起的剧痛了。她手忙脚乱的接过发刷,可怜兮兮的低声跟美夏讨饶道:“姐姐姐姐、好姐姐,小唯知错了,别罚小唯了好不好,小唯屁股好痛啊,真的不敢了。”美夏笑着摇摇头:“犯错就要挨罚,逃避惩罚可不行哦”小唯看美夏似乎心情好了些,又悄悄说:“那姐姐待会用巴掌罚我好不好,别用发刷了吧”美夏把脸一板,呵斥道:“还敢油嘴滑舌,受罚还敢讨价还价?你今天这顿发刷是躲不过了,看你这么有活力,加罚十记戒尺!”小唯赶紧忙不迭的认错,希望美夏能收回加罚,但看美夏眉头一皱,似乎还要再加,赶紧伏在地上,泪眼汪汪的偷瞄着美夏,不敢再说。美夏看她扮出一副可怜相,又想到小唯今天已经被罚的不轻,轻哼了一声,屈起玉指用力敲了一下她脑袋,没再说加罚的话。小唯伏在地上,被敲了一下也不敢呼痛,反而稍稍窃喜,但想起一会要挨的发刷和十下戒尺,又苦了脸,轻轻哀叹一声,感觉红肿的屁股更疼了。

          美夏把玩了一会刻有“平井雪绘”字样的发刷,看着低着头跪在自己面前泪眼朦胧的雪绘,指示道:“把衣服全脱掉。”雪绘惊愕的抬头看了一眼美夏,美夏严肃而坚定的看着她,在这种情况下雪绘是万万不敢违抗美夏的命令的,悄悄瞄了一眼兰的神色,只好把上身白色的襦袢脱下来,整齐的叠好后放在之前自己所摆放的绯袴和腰卷上面。雪绘局促不安的全身赤裸跪在地上,双手有些想要遮挡一下少女初具规模的胸部,但又怕这样擅自动作引来美夏的不满,最终还是规规矩矩的将双手放在大腿上,忍受着身后不断传来一阵阵刺痛的红臀,低着头等待着美夏的判决。

          美夏直立起身,小唯赶紧知机的取走垫在美夏小腿上的软垫。屁股乍一抬起来,美夏就轻轻吸了口气,被大巫女重罚的屁股伤痕累累,现在疼痛还丝毫不见减弱,有心想要伸手揉揉减缓痛感,但又怕打破了现在严肃的氛围。只好咬着牙挺了会,等痛感稍减,便膝行到桌案一侧,取下桌案上的惩罚工具,将它们放到就近的榻榻米上。把矮桌清空之后,美夏伸手拍了拍桌面:“躺上来,双腿伸直抬高。”雪绘听言有些难以置信,这是怎样一种羞耻的姿势啊,好像母亲给女儿换尿布一样。她平日里也不是没被美夏用发刷打过光屁股,但都是趴在美夏大腿上、或跪在地上撅着屁股挨打,这种羞煞人的受罚姿势别说没被罚过,就是想都没想到过。美夏看她又开始有些犹豫,这次真有些恼火了,一字一句的警告道:“平井雪绘!这就是你受罚的态度吗?受罚的巫女应该有怎样的规矩还要我这个前师范告诉你?为了惩罚你的不服从,一会加打十发刷,不在原本的惩罚之内,今晚加罚晚戒一次。如果今晚再让我提醒你,连罚你五天晚戒,而且不许你涂药。晨警我没权利罚,罚你晚戒还是绰绰有余的!”在神社里,能涂药的惩罚和不许上药的惩罚截然不同。神社的药膏乃是从飞鸟时代就在上流社会流传的专治臀伤的药膏。涂上之后会令臀部更加敏感,红肿的屁股一时会更加疼痛以保证惩罚效果,但是其愈合效果非常好,不管多重的惩罚,半天之内就能令臀部光洁白嫩如初。而且此药能够让臀肉一直保持敏感,不会因为挨熟了板子就不再畏惧打屁股,反而涂药的而次数越多,被打起光屁股来就越痛。从而确保打屁股对于任何上流女子都是最有威慑力的惩罚。遭受重罚后加罚晚戒,本来就是巫女们的噩梦,戒尺重重的打在高肿的屁股上,足够让挨罚的巫女们光着身子趴着彻夜难免。如果被罚连续晚戒五天,还不允许涂药,雪绘在之后半个月里都别想坐下,只能趴在床上忍着屁股疼入睡了。

          雪绘在刚来神社的时候曾经因为连续课业不合格被美夏重罚之后加罚过五天晚戒,虽然第五天晚上就允许上药治好了臀伤,但那五天里别说坐下,就是绯袴轻轻摩擦臀部和跪下时屁股张开都会触碰伤处疼痛难忍,走路都只能以比平时慢一倍的速度轻轻扶着屁股一步一步挪着走。每天晚上都被戒尺打的痛哭流涕,屁股肿到连腰卷都裹不住被顶起来,晚上没法盖被子,要光着屁股露在空气中趴好几个小时才能慢慢入睡。简直是一生之噩梦,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年多,但是雪绘一想起连罚的恐怖,还是吓得娇躯乱颤,毕竟巫女们都知道,打屁股这种事,宁挨一顿重,不挨两天轻。反正神社有神效的臀伤药膏,一顿打再重也就是一时之痛,要是被连罚而且不能上药,那才真是噩梦。

          听见美夏如此严厉的呵责警告,雪绘也顾不得羞耻了,反正她深知一会发刷甚至戒尺打在屁股上的时候,她肯定是会顾不上风度礼节哀告求饶甚至窘态毕露的。那受罚姿势再羞耻,比起实打实的屁股痛也算不得什么了。因此只好听从美夏的指令,上腰抵住矮桌的边缘,背部紧贴桌案躺了下来。雪绘自小学习舞蹈技艺,成为神社巫女后更是精擅此道,身体柔韧性极佳、身材极正。她双脚并拢,大腿抬起,脚尖越过头顶,已经被巴掌打的红肿的屁股就倾斜着朝上,双手扣住膝弯,免得待会挨打时大腿落下招来加罚。虽然屋子里都是很相熟的女子,彼此之间更是早就都看光了(除了兰),但雪绘还是害羞的一直红到了脖子,用力夹紧大腿,防止少女的私处暴露在观刑的众人面前。美夏跪着挺立在雪绘身侧,左手轻轻扶了一下雪绘的大腿,满意的说道:“保持这个姿势,待会挨打的时候可以哭叫,这点对你不做要求,但是只要敢挣扎反抗,破坏了受罚的姿势,一切从头来过,之前就算白打,从巴掌开始挨起,那我估计你今天的屁股是铁定要被打烂了,懂吗?”雪绘想到从头挨罚的严重后果,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点头应声,双臂用力夹住大腿,死死往上扳,心想待会就是屁股被发刷打紫了,也绝不能落下大腿。美夏对雪绘的态度还算满意,右手拿起雪绘的发刷,贴在了她右半边臀峰上。雪绘赶紧皱紧眉头,双手用力扳住大腿,等待着发刷的惩罚。

      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回复
      Lv.1
      问一下是原作者吗?如果不是得到授权了吗
    • 已重置-17212呃呃不是,是花钱买的
      拉黑 1年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